歡迎光臨散文網 會員登陸 & 注冊

村野花開撲鼻香

2018-10-17 14:06 作者:劉文忠  | 4條評論 相關文章 | 我要投稿

村野花開撲鼻香

不是我不喜歡寫詩,而且實在寫不下一首像樣的詩,終于也便放棄了,至今也還是沒有一篇詩歌留存。

但心里的詩情還在的,可怎么也不再喜歡欣賞詩,尤其是現代詩。當朦朧詩蓋過一切文學的那當兒,我就像個文學上的小傻子,不得不跟著瞎起些哄兒,可真正讀下詩來,卻仍不免云里霧里,不知人家所云,雖有很多人讀得津津有味樂此不疲。

而今,仿佛什么樣的詩也不能引起人的興致了。如果說還有的話,那就是詩人們自己了。他們孤芳自賞著,雖感著些枯寂,但一定是悵然若失又樂在其中的。

然而有一天,在詩歌幾近式薇的某一天,我還是被一本詩集吸引住了。當然,首先不是因為它是詩,而是它映現在我眼前的這名字:《楊家河畔——苦菜花詩文集》。

起始認為是我的家鄉的那楊家河了,而那苦菜花于一個農家小子而言更是并不陌生。所以,不管是楊家河還是苦菜花,都入到我的心里來了,于是也就想著,這些極普通的字眼里,作者是以什么樣的方式將其凝結為詩句的?( 文章閱讀網:www.39620545.com )

于是,也就在放棄了閱讀詩歌多年后,重新撿回了它,也就突地,有了一種特別親切隨和的感覺。當然,并非因著楊家河畔與苦菜花,而是因著那文字

“漫坡坡苦菜河畔畔長,村野花開撲鼻鼻香”(《苦菜花香卷首》)這是詩集的開首語。這分明已不是詩,而是歌了。雖說而今詩歌早淪為一個詞兒了,可我還是更愿意用耳朵去聽劉文忠先生寫下的這文字。而且,我還想著,這詩,一定也是他聽過并如實記錄下來的。還好,作者并沒有讓它變成所謂文學化的詩,不然,還真就無法奪住我的眼球。是的,聽這音兒,你就該知道這是何方民謠了。我喜歡民謠,是因著它帶著濃烈的生活氣息。其實,不只是生活的,還有生命的。

我寫過許多關于生活的或生命的文字,但總不敢用詩的形式。現在,我找到那氣息了,是作者簡單的文字,用那歌謠的形式,把我的思緒帶回到家鄉,帶回到童年。不只是那歌的音調,還有那歌者的影子。他(她)或者是牧人,也或者是揮鋤的老農,更有可能是背著書包的娃娃,他們用不同的語調唱出了相同的歌謠,雖不專業,卻是那么感人,讓我于不覺中駐足觀賞而又徜徉其間。

是啊,多少年,我沒聽見這么親切的歌了。可這是真的歌嗎?是的,在這里,作者的文字帶給我的正是這樣的場景,甚至,連同那歌聲也飛過來了。“碧碧青草/風漫灘發苗/塞北春/潤荒原萬株野花爭俏/紅柳情深/沙棗意蜜/忙活多少蜂蝶/手攜孫兒/踏青出門早”(《塞上草》)多么詩意的農家風光啊!讀這樣的文字,不覺想起了辛棄疾的那詞句:“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吳音相媚好,白發誰家翁媼。 大兒鋤豆溪東,中兒正織雞籠。最喜小兒無賴,溪頭臥剝蓮蓬。” (《清平樂?村居》)在這里,辛棄疾不再有“沙場秋點兵”的那豪氣,可我更覺得,他是一個熱生活的人,唯有愛生活的人才是可愛的。我喜歡這樣的場景。兩位不同時代的詩人,帶給我的是相類的感覺。那些我曾經擁有過卻再也找不回的那感覺呀!

詩是予人以美感的,這種美,除了文字之外,更多的是意境。大概正是因為這緣故,很多人從文字上刻意追求,意境中滋意摹仿,從而忽略了,詩,其實是一種最簡樸的文體。不然,中國最早的文體怎么恰恰就是詩呢?辛棄疾的《清平樂?村居》就是最好明證。然而諸多的現代詩反比幾千百年的詩更讓人讀不懂了。于是,我不敢再去寫詩,甚至,連讀的那興致也拋掉了。

這個偶然,我看到了這本《楊家河畔》,讀到了一位普通老師最樸實不過的詩。而正是這樣的詩境里,讓我看到了中華傳統文字里固有的東西。是的,《詩經》里正是以這種方式表現的,蘇軾和辛棄疾正是以這種形式表達的。現代的詩歌里也不乏這樣的佳作。不過,我還是久已不讀詩了,因為總覺得詩距離生活那么遙遠。但是這一刻,我所讀到的這本詩集,卻如一縷輕風,吹開了仿佛已經枯寂了的詩林。我不能說它是唯一的,但一定是不多見的。

但詩畢竟還是詩,它要有詩基本的韻致。“春天里/下著雨/刮著風/相愛的人/或遠或近/喜怒中/品嘗甜蜜/品嘗歡欣”(《愛的語絲》)“他們笑了/不管是佛笑/還是笑里藏刀/都是天使的視角/知道厚黑學”(《富人的哲學》)它在表達思想的同時,又有著詩的精巧與美麗、詩理與哲思。它那淡化的意境,又只有詩才能表現的更為清晰,不然,它也不會做為一種文體存在了幾千百年而且還會永久地流傳下去,盡管那形式雖會發生著些微的變化。

沒錯,是詩的意境還在,那是《詩經》里就有的。“詩言志”,這我是知道的,也就當然,我坐在《暗夜小窗》里悟到了一位詩人內心激起的漣漪:“我的小窗打開了/苦惱變成了歡欣/用紅色的微笑/煽動暗夜的激情” “平平凡凡的人/我們不封閉激情/我們不疑猜神圣/我們是平平凡凡的人/走自己的路一刻也不停”(《平平凡凡的人》)

是的,我們都是平常人,不管是以散文還是詩,都是寫著平常的文字。我想,劉老師在寫著屬于他的詩的時候,也是以一種素常的心態來寫的。于是,我們從詩行里,看到了一個不假掩飾的人,一行行純真樸實的文字。正是這樣的詩行,帶我到了一種奇幻的境界,它是真實的,又是詩意的。

因為于紅塵中有著這份獨處的心,便見得與眾不同。自然地,便見著些自傲,連于寂靜的夜,也帶著些飄搖的思緒了。

今夜我不寂寞/今夜我不寂寞/月亮/半個夜空和風伴我/月亮說/愛在寒宮桂樹下/半個夜空說/愛在朦朧云掩半截臉/風說/愛在飛燕泥筑的暖窩窩”(《今夜我不寂寞》)借助于詩,我想,劉老師在他自己的詩行里暢游的時候,一定做如是想的吧!?

【作者崔云波著名作家、評論家】

首發散文網:http://www.39620545.com/suibi/vqtbskqf.html

村野花開撲鼻香的評論 (共 4 條)

分享到微博請遵守國家法律
七乐彩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