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君子不

2019-03-28 21:07 作者:亓方文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记得小说《将》里,书院有一项测试,填空题:“君子不()”,每个人答案是不一样的。

如果在搜索栏打出这几个字,自动显示出的?#23567;?#21531;子不齿、君子不器、君子不争、君子不党、君子不念旧恶”等,如果加长一点,又?#23567;?#21531;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君子不以言举人,不以人废言/ 君子不失色于人,不失信于人”等等。

君子财,取之有道,君子爱色,不夺人之美。

《劝人方》里说,“在那山上石头多玉石少,世间的人多君子稀。”所以有很多时候我们宁愿遇见真小人,也不?#19981;?#24212;付那些伪君子。

我们自己又是什么样的人呢?

昨日乍暖,今日北风,前几日道旁?#19968;?#26089;已点点开,今晨看到就连路边深街梧桐树上也隐隐有色,季节就像岁月一样,不管不?#35828;?#26469;了。( 文章阅读网:www.39620545.com )

晚饭后出门散步,好像看到我少年时期最好的朋友在马路另一边,紧走几步,我顺路拐弯了——看不到他了。

那是我少年时期最好的朋友啊。

从我十一二岁直到他的22岁。

他22岁,已婚,有女,我们相对无言却非默契。

然后,我们远去,变成了只有有事或来朋友时候的朋友。

在那之前,我们是没事就腻在一起的,不?#30452;舜说摹?/p>

也许,这就是所谓成长的代价吧,付出我们唯一的青,收获或许自己并不?#19981;?#30340;成熟。

甚至,有时候付出青春了,也没有收获到成熟。

去年,他妻有?#27493;?#20140;治疗多半年,今年年后我们夫妻遇见他俩,一阵寒暄。回家后妻问要不买点东西去看看她吧?我想了想,还是算了。

我不知道,我应该说些什么,如果我们不是曾经的那么亲密,?#19968;?#35828;应酬的?#21834;?/p>

但,我不能忍受,我对他和她,只说应酬的话,而?#19968;?#26159;专门去说。

那是我少年时期最好的朋友啊。

听着耳机里的歌,走进体育场,汇入走圈的人流,看场中央跳佳木斯的群。

《得友》、《老男孩》、《往后余生》、?#35835;?#28010;记》、《自挂东南枝》……一首首歌曲循环播放着,我也一圈圈循环走着。

随便选了一队跟着,后来他们不知为什么开始快走,快跟了几圈,果然跟不上了,总数有十圈吗?没数。

君子不争,君子不群。

离开吧,爱谁是君子。

离开了,回到自己的小屋。

静默的通讯工具们。

晚安,我的世界。

首发散文网:

君子不的评论 (共 1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
七乐彩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