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散文網 會員登陸 & 注冊

煙草情思(五)

2018-10-16 20:23 作者:縱情山水  | 10條評論 相關文章 | 我要投稿

皎潔的月光,透過葡萄架上那疏密有致的枝葉輕柔地灑落在院子里的石板上。

母親坐在藤椅里,手里握著一把蒲扇悠悠地撲扇著,攪動著那彌漫在空氣里的烤煙的芳香。石板上那臺視頻播放機正在播放著《七品芝麻官》。這是母親最喜歡看的戲劇。牛得草剛剛唱說完那句“寧讓南牢的草長滿,也不教我的好百姓受屈冤”的臺詞,母親就示意我按下暫停鍵,她轉過身來笑著問我和女兒:“你們猜,我聽到唐成這句話,又想到了誰?”

不用猜,這是一個多少年前就已經被母親揭曉了不知多少遍的謎底了!很多年前看電視,母親聽到這句臺詞,就讓父親和我猜她想到了誰。我們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說,肯定想到了煙站那個戴草帽的干部吧?她就會樂呵呵地笑:“很對!人家沒有叫咱老百姓受冤屈喲!多么好的清官呀……那天,第一次他問我‘你這煙怎么沒賣呀?’,我就沒搭理他喲!你猜,為啥?我把他當做趁火打劫的二道販子了。后來我從他那說話的語氣里感到人家是個公道人,咱是遇到了貴人了……”接著眉飛色舞地給媳婦和孫子們講起了三十年多前的那個賣煙葉的故事,沉浸在那種忘我的興奮和喜悅之中……

草帽哥做也不會想到,他能夠作為故事里的主角,被母親講述了三十多年……

的確,每當母親講起那故事,草帽哥那擲地有聲的話語就會再次回響在我的耳畔——“這樣的煙葉你竟然不收,你是不懂煙葉,還是不要良心?說!你給我拍拍自己的心口,能對待起自己的良心嗎?從現在起,你調離收購組,停薪待崗!”

說真的,直到今天我們都不知道他是誰。只記得他眉清目秀的,身子卻有些單薄。從他示意我把煙車拉到樹蔭下的那一刻起,我就感到了一種暖心的關懷,盡管我不知道他是誰。在我們賣完煙葉后,我和母親懷著一種感激,一種敬意,看著他的背影漸漸地遠去……( 文章閱讀網:www.39620545.com )

多少年了,這背影一直行走母親和我乃至孩子們的記憶里,溫暖了幾代人。正是他在我們無奈而又無助的時候,作為一名干部以自己的良知、坦蕩和擔當為我們主持了公道。

從那時起母親就教育我們,無論什么時候,都要憑良心辦事,要主持公道。做一個像草帽哥一樣的好人。“如果咱們家的孩子有一天能當領導了,就要當一個像煙站那個戴草帽的‘不叫老百姓受冤屈的’的好官。”

……

真沒想到,我與煙草竟然有著如此深厚的情緣。去年3月,我從縣委機關調任H鎮黨委副書記、人大主席,分管著全鎮的煙葉生產和收購工作

星轉斗移,時過境遷。從育苗到收購一切都在發生著可喜的變化。

育苗已經不再是傳統的育苗方法,而是改用了漂浮式育苗新技術;烤炕也不是傳統的燃煤式烤炕,而是全部改用節能環保的氣流下降式密集型烤炕;地磅已經被電子磅所取代;分級制度也由原來的15級改變為現在的42級……

科技和創新,賦予了煙葉生產收購以巨大的潛能、強大的活力和神奇的魅力。

縣煙葉生產收購動員會之后,鎮煙站李站長帶著我來到了鎮里的幾片煙草大方,查看煙田的管理情況。站立在這金波蕩漾的浩瀚煙田前,我仿佛回到了當年故鄉的煙田,仿佛又聽到順明哥《路邊的野花不能采》的美妙旋律,仿佛又看到了順青哥教我裝煙車時那詼諧幽默的表演。我深知這是全鎮數千家煙農的錢袋子。這里寄托著父老鄉親們美好的希望和夢想……

在鎮政府召開的煙葉收購會議上,我重申了收購紀律——堅決杜絕壓級、壓價和壓秤行為,堅決杜絕收購人情煙、面子煙,堅決杜絕摻雜使假等現象,始終保持良好的收購秩序……

會議結束,李站長約我品茶。說是品茶,間隙里卻從后備箱里掂出一瓶老酒。幾杯下肚,李站長便打開了話匣子:“書記,不瞞你說,我也是煙農的孩子。20多年前,家里就種了十幾畝煙葉。媽起早貪黑地侍弄煙葉,那個辛苦啊……為賣煙爸媽都做了不少的難。我真知道每一個煙農都是不容易的。今天組織上把我擺到了站長的位置之上,我能忍心壓級、壓價和壓秤嗎?如果坑人家煙農,那就是作死!

“書記,今天我把你當大哥看了。如果你認我這小老弟,我就冒昧地給你說幾句悄悄話!如果感覺不妥,你就當小弟我這話是醉話……

“工作上,我絕對按照政府和公司的要求去做。上對得起政府、公司,下對得起黎民百姓,保質保量地完成任務!

“等級上,你盡管放心!現在的煙葉收購,關口前移了,從源頭上治理。煙葉一出炕房,咱們一班子技術員就進村入戶,現場指導,手把手教煙農分揀技術。每個環節都會拿樣板煙葉給你現場做示范。發現有摻雜使假的苗頭,就當場糾正,甚至提出警告,讓煙農趁早消除幻想。咱不能等他們摻雜使假生米做成熟飯了,再讓他返工,到那時就真的很麻煩了!可是,大哥,我人微言輕喲。你是黨委書記喲,你一定得在村支書、村主任的大會上講這個事情!開始我們以表揚為主。比如某某村分揀純度最好,要給予表揚,甚至獎勵!下一次發現摻雜使假的就得批評!該點名批評的你一定要點名批評。這樣一來,咱鎮里的煙葉收購排名,我完全可以給你保證進入全縣前三名!

“只是,秩序上的事情很復雜喲。我先給你模擬兩個情景,聽聽你的意見……煙農都在排隊售煙,秩序很好的。這時,某村長過來了,帶著兩捆煙,放在了翅膀號(在主隊列前面兩側插隊)上,說是等著去鎮里開會,先把這煙葉買了。你說,咱收不收?如果你公事公辦,讓他在后面排隊去,他當然也得去排隊。不過,第二天你會發現,村上本來停訪息訴的幾個案件,又死灰復燃了。為什么?有時,就為這點小事會攪得你徹難眠……這村長要的就是這種高人一等的優越感!

“一會兒,村里的電工又來了,扛兩捆煙,說急著去鎮里檢修線路,先把這兩捆煙賣了,你說咱收不收?不收,待一會隨便一個地方的線路就會自動跳閘,需要馬上進行線路檢修。一檢修,咱這里就得立馬停磅……說真的,賣完煙這個電工可能就直接去附近的茶館里斗地主了。咱有時候得學會裝糊涂……

“不過,這樣的人也真不多。事實上,幾分鐘就打發走完事兒了。但是,等級上是絕對不含糊……水至清則無魚呀,有時候咱原則上不讓步,小事上得能裝點糊涂。所以,秩序上,你得給我一定的機動權……

“你問我怎么解決這些問題?說實話,說大了,這得從提高國民素質入手,但是,要解決眼前的這些問題,原則性和靈活性要結合……

“稱重上,你盡管放心。煙草部門的電子磅是經縣質檢部門年檢過的,沒問題!但會有一定的誤差,很小的,在國家規定的誤差范圍之內。再說倉庫里還有鎮政府設立的有公平磅。幾道防線,保證它沒問題!

“原來你說過的二道販子曾經和某些煙草收購人員私下做交易,現在已經把飯碗都給他砸了!現在你即使讓那些人天天吃豹子膽,他都不敢……

“大哥,你不要只聽我咋說,你就看我咋做吧!我給你立下軍令狀——如果我玩忽職守,你先別急著揮淚斬馬謖!你就拿這酒瓶子直接摔在我頭上!”

我望著這位煙農的兒子,年輕的站長,肅然起敬了……

我還是囑托他,要搞好職工教育,要通過行之有效的教育,讓職工樹立起敬業意識、廉潔意識和對農民的敬畏之情。同時要警鐘長鳴,搞好監督,讓他們當中的某些人不能犯錯誤,不敢犯錯誤,也不愿犯錯誤。

……

回到煙站,一切如我設想的一樣井然有序的。等級的純度更讓我喜出望外。只是龍山村里一個60多歲的老張站在樹蔭下,很神秘地招手讓我過去。老張悄悄地告訴我,煙葉的等級收購得真的是不錯的,問題是秤壓得厲害!“總共60多公斤的煙葉,怎么能折秤3公斤?”

“倉庫門口,鎮政府的公平磅就在那里放著,你怎么不知道再稱一下?”

“稱過了!唉……不說了。好歹賣了,不說了……”老張搖了搖頭。

我叫來了當時在場的鎮政府的兩名工作人員詢問情況。他們說,是他們親自幫老張復磅過的,和電子磅上的重量是一致。

我又走訪了幾個熟悉的煙農。有的煙農說,根本就不存在壓稱的事——在家稱過的87斤,來這里賣86斤還多。煙葉這東西這見風就會折秤的,咱不能昧著良心說人家煙站壓咱的稱了。

吳桐大叔卻告訴我:“真的壓秤壓得厲害,前天,一稱就壓我3公斤!”

“倉庫門口就有鎮政府設立的公平磅,怎么不再復秤一下呀?”

“人家都不折秤,就我姓吳的煙折秤?就我麻煩?就我事多呀?就我……”

第二天,山南村的菊花帶著80多公斤的煙葉到煙站賣煙。賣完煙葉,走出倉庫,她屈指一算,竟錯了將近4公斤!當工作人員準備為她復秤時,菊花家的煙葉已經混入倉庫的煙堆了。菊花蹲在地上,眼里噙滿了淚水……

這似乎成了一個撲朔迷離的不解之謎。

夜晚,我有意識安排幾家比較老實本分的煙農在家稱好重量,讓他們第二天到煙站售煙。同時安排好鎮政府另外兩名工作人員小王和小鄧,“漫不經心”地在這幾臺煙磅附近轉悠。反復交待他們,如果發現折秤嚴重的煙農,就直接引導他們到倉庫門口的公平磅上復稱。我就在煙站內的一個庫房里守候著。終于,他們守株待兔一樣等到了一個出售86多公斤煙葉,折秤將近4公斤的煙農。那煙農說:"昨天晚上在家稱過的86公斤,是幾個人看著稱的,現在咋就成了82公斤?那大叔急得不知所措了!

“折秤不折秤,公平磅上稱一下不就得了?”司磅員笑著吹著口哨。

“幾個人就把煙捆抬到了公平磅上。就見另外一個司磅員右手拿著磅砣,很自然的把磅砣轉入左手,然后玩魔術一樣把磅砣掛上了秤鉤,再用食指慢慢地移動著游砣,終于在磅尺82公斤的刻度上達到了平衡。我立刻把磅砣抓在了手里,一片比一元硬幣稍大稍厚一些的圓形磁鐵吸附在最下面的磅砣下……”小鄧說著把那片磁鐵交給了我。

等我趕到磅前的時候,李站長正揮舞著拳頭發瘋似地打在那個司磅員的身上。司磅員“撲通”一聲跪倒在我的腳下……

李站長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塵土,眼淚潸然而下:“書記,大哥,我失職了,你拿酒瓶子摔在我頭上吧!”

?

?

首發散文網:http://www.39620545.com/sanwen/vkybskqf.html

煙草情思(五)的評論 (共 10 條)

分享到微博請遵守國家法律
七乐彩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