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烟草情思(四)

2018-10-18 09:30 作者:纵情山水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从绿莹莹的烟芽儿到金灿灿的烤烟,我们仿佛陪伴着这些宝贝儿们走过了一段漫长的岁月。而今满屋那一垛垛芳香袭人的烟叶,让一家人为之欣喜,这似乎距离奶奶那哗啦啦的票子满袋子装的想只有一步之遥了。

的确,那是一家人热切的期盼和望眼欲穿的希冀。

母亲拿过来几个她亲手用麦秸秆编制的亮闪闪的蒲团,让我和弟弟妹妹坐在上面,手把手地教地我们捋烟叶。她让我们把一片片被烘烤得皱巴巴的叶子,伸展开来。然后叶柄前后对齐,叶片左右错开,把大约二百多片叶子累积成厚厚的一叠。父亲便用草绳将这些烟叶绑成一个个沉甸甸的小捆,然后码在房屋的一角,垒成一座高高的烟垛,再用塑料把烟垛严严实实地包裹好。

母亲在烟垛上挑选?#24605;?#21313;片烟叶,按照等级递减的顺序?#26469;?#25346;在墙上。中一、中二、中三,直至挂到末级和级外。这是她为教我们姊妹几个学习烟叶分级技术,而专门挑选出来的样板烟叶儿。

同样按照级别递减的顺序,她?#28895;?#36873;出的同一级别的25片左右的烟叶,?#30452;?#25166;成一个小把儿,?#26469;?#25670;在地?#24076;?#32473;我们做比较。?#30452;?#32473;我们讲述每个等级所要求的叶片大小、颜色、油分、厚度、?#21494;取?#25945;我们诸如“叶筋稍软而?#27426;希?#21494;片微柔而不碎”之类的分拣口诀。

母亲说:“其实,咱家的烟叶,是很好分级的。八成以上的烟叶就是中三和中四。你们重点是要认准这两个等级的烟叶,其它的烟叶如果拿不准等级的话,就交给你?#27785; ?span style="position:relative;left:-100000px;">( 文章阅读网:www.39620545.com )

母亲说:“比中三再好一些的当然就是中二和中一烟了。这两个等级的烟叶在叶片、颜色、油分、香味方面要求得特别的严格。我来把这个关!”

母亲指着地那堆黑青糟烂的烟叶说:“像这些黑不溜秋的就是六号烟、末级和级外烟,等最后再集中处理它们吧。”

父?#35013;?#25490;第二天请人来家里帮忙分拣烟叶。毕竟盖房子的日期已经临近了,还需要不少的钱。晚饭前,母亲解开两捆烟叶,把它们摊到院子的一角,让这些准备扎把子用的烟要子,在夜晚的薄雾里吸收一些潮气。

院子里,不甘寂寞的?#24207;?#20204;在月色下放肆地弹着琴?#36965;?#38498;子外,池塘的青蛙们忘乎所以地放声歌唱着……

吃过晚饭,母?#23376;?#25163;按了按地上的烟筋,依然脆生生地作响。在等待烟叶上潮的空?#27427;錚?#22905;拿来针线和细细的麻绳“呲——呲——”地纳着鞋底。半夜里,母?#23376;?#25163;压了压稍微软化了的烟筋说:“行了,不能再潮了,这样滋润到明天刚好能用!”于是,母?#23376;?#22609;料袋子把这些要子叶严严实实地包了起来……

第二天,本家的伯母、四婶和远房的大娘、芳嫂也赶过来帮助我们分拣烟叶。她们各自带着自家的小孩儿,满屋子的乱跑,很是热闹。

堂屋里摆放着准备分拣或正在分拣的烟叶,淘气的孩子们也在学着大人们,胡乱地挑挑拣拣,调皮地帮着倒忙。

“让小孩儿们都出去玩去吧,外面玩猴的一会就来!”伯母哄着孩子们出去玩。

多少次了,说好的玩猴的要来,怎么看过一次之后,大半年也不曾再见过一根猴毛?孩子们就像听说狼来了一样不再相信。于是,不愿离开的堂弟、?#22969;靡约?#37051;居家的孩子们,就没事人一样地站在门槛上晃悠,?#28895;?#23627;门遮挡得严严实实。堂屋里一下子昏暗了许多……

四婶皱了皱眉头一本正经的说:“你们几个还是没有把门挡严呀?去吧,把你三婶家晒辣椒的箔(一种高粱杆编制的帘子)抬来。往这里这一挡,嗨,咱都省事儿!”

?#20843;?#19977;婶家?”?#22969;?#24052;眨着眼睛,在确认着否听错。

“嗯。”四婶头也不抬地随声附和。

于是,一群孩子们便小牛撒欢儿一样地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一群累得气喘吁吁的孩子们,吭吭哧哧地拉着,拽着,抬着一个高粱?#32902;?#23376;进了大门。笑得满堂屋的拣烟人喘不过气来。

……

按照母亲挂在墙上的样板烟叶的质量标准,大母、四婶她们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只有芳嫂满不在乎,眉毛胡子一把抓,分拣效率特别的高,惹得母亲总是唠叨。芳嫂只?#26790;?#31505;着耐住性子返工重来。就这样,?#25945;?#21151;夫就把两炕的烟叶分拣完毕。于是,父亲便约了远房的祥叔、喜哥和芳嫂他们,明天早上一起去镇上卖烟。

下午,我到祥叔和芳嫂家里去帮忙打烟捆。他们两家也正在分拣着烟叶。看着祥叔和芳嫂家分拣的烟叶,我突然感到母亲真的是过于实?#24076;?#36807;于细致,甚至是过于迂腐了。

?#24605;?#20998;拣烟叶,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也根本没有那么细致的质量标准。他们家除了?#28895;?#21035;好的烟叶作为中一、中二外,其余全是清一色的中三烟!他们的烟把儿几乎都是用两片最明净金黄的中三烟叶做外皮,宛如杂志的封面和封底,里面夹杂着各种低等级的叶子。他们能够将各?#21482;?#33394;、青色和黑色的低等次烟叶巧妙地包裹在金黄的烟叶里,甚至能将从末级烟中抽出来那粗壮的烟梗,巧妙的混入中三烟把儿的要子里。芳嫂家连扎把儿用的烟要子,也是双层的。金黄色的叶子里面裹着一片青灰色的烟叶。祥叔把扎出来的烟把,排得整整齐齐,上面用木板压着。木板上压着一块几十公斤重的青石。连来村子里转悠着?#31456;?#28895;叶的二道贩子看了都啧啧称奇——别?#21040;?#28895;把子摊在地?#24076;?#21363;使你将烟把子拿在手里使劲地扑闪着,看到的也是满把子的金黄和橘黄,只是不敢打开细看……

回到家里,我把这一切告诉?#22235;?#20146;。没想到母亲漫不经心说:“早知道的!反正,咱是说啥都不会扎那样的把子!没事儿到你喜哥家看看,看看?#24605;?#20998;拣的烟叶,那才是咱全村的样板!这为人呀,还是实在的好。首先,咱不能坑?#24605;?#28895;站。再说,凭你娘的能耐本事,像你祥叔家那样的烟叶让咱卖,咱也真是卖不掉的。另外,如果一到烟站,?#24605;?#20998;级员给你抖擞出来让大家看,该是多么的丢人现眼,脸往哪里搁……不过,话说回来,咱要托关系卖烟,也是能够在烟站找到熟人的。只是咱分拣的烟叶起码能看得过去。不瞒你说,你爸爸的两个学生都在镇里的烟站上工作。一个做分级员,一个做副站长,只是你爸把?#32422;?/a>的脸面看得太金贵,从不开口……”

……

天蒙蒙亮我和父母就忙着装车。祥叔、喜哥和芳嫂他们也拉着架子车在街?#36820;?#30528;。只是一到烟站,我们就发现?#32422;?#24050;经来晚了!售烟的很多农民早已在烟站内的五六个?#23637;?#28857;的十几台地磅前排成了长龙。

父亲和祥叔、喜哥、芳嫂他们?#30452;?#24102;着自家的烟捆,排在相邻的两个?#23637;?#28857;的队尾。不一会儿,我看到祥叔在朋友的引导下,扛着他们家的烟捆便放到了队伍最前面地磅的一侧了。这立刻引起了早到的几个烟农无可奈何的不满。祥叔站在一边一声不响地抽烟,只是用目光乜斜着他们……

在我们排队的地磅前,不时有烟农的烟叶或卖完入仓,或被拒收拉走。分级员坐在矮凳?#24076;?#38754;无表情地查看着地上被解开了的烟捆和烟把儿,不慌不忙地给司磅员报级:“中三,上磅——?#34987;?#32773;是“等级混杂,下磅——”

不知怎的,我却总是无?#35828;?#20026;自家的烟叶能否顺利售出而捏一把汗。我甚至在心里祈祷着……

而此时我更担心祥叔家的烟叶了。就目前这样的?#23637;?#34892;情,他们家那样的掺杂使假,怕是注定不能卖掉了。我心里却幻想着分级员是否会给他一点小小的?#22836;!?#22312;我看来,烟叶分拣到他家的那种程度,只能便宜些卖给那些到村转悠的二道贩子了……然而,在我还在排队向前挪动烟捆的时候,祥子叔?#27425;?#31505;着朝我扬了扬手中的码单——他已经卖完了烟叶,现在正拿着码单在窗口等着领钱……

不知道为什么,前面的几台地磅暂时停止了?#23637;骸?#20960;个早到的烟农把刚刚还在地上排队的烟捆又装上了车子。初来乍到还没来得及卸车的烟农,只在院内几个?#23637;?#28857;上转了一圈,看了看行情,便扭头就走。母亲很是不解……

有人说,是市局和市公司刚刚过来检查,发现了问题,开会刚刚结束,现在的级别卡得特别的严格!

是装车走人,还是碰碰?#20284;空?#22312;我们?#28120;?#19981;决的时候,喜哥拿着卖烟的码单出来了!这让我为之一振!

经过漫长的等待,我家的烟叶终于移动到了分级员的面前。他扒开烟捆,从上到下抽查了十多把烟叶,然后不慌不忙地说:“等级混杂,下磅——”

母亲拿起地上的烟叶,焦急而近乎哀求地说:?#24052;?#24535;,你再看看,这能……”

“下磅,下一个!”

顿时我感觉母亲和?#32422;?#26159;那么的无奈和无助。

“这样的烟叶都不收,恐怕今年的烟叶是没法卖了。”

“这烟叶能是混级?还是回去卖给贩子吧!”排在后面的不少烟农也在替我们鸣不平。

我把刚刚被分级员扒得散乱的烟捆和烟把儿,胡乱地着撂到车子?#24076;?#19968;任烈日和?#30830;?#30340;蹂躏。母亲则撺掇着让父亲去找他那个在这里当副站长的学生。父亲木然地站在那里,看得出他是那样的焦躁和纠结……

与此同时,我发现不远处地磅前,芳嫂同样也拉着两捆被分级员扒得散乱了的烟捆走了出来。

一个头上戴草帽的中年人(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就称呼他草?#22791;紓?#36208;过来,拿起我家车子上散乱的烟把儿仔细地审视着。然后,又从烟捆里抽出了十多把儿烟叶认真地看着:?#21543;对?#22240;没卖呀?”母亲摇了摇头。我清楚地看到母亲眼睛里噙满了泪水……

草?#22791;?#31034;意我把车子拉到树荫里。然后又招呼另外一个人过来。他们一把儿接着一把儿仔细地审视着我们车子上的烟叶。不知道他们耳语?#24605;?#21477;什么。草?#22791;?#23601;让我们把这几捆烟叶再次扛到刚才的地磅前,问:“刚才是谁看的这几捆烟叶?”然后,让分级员再仔细地查看。分级员又抽查了十几把儿,然后呆呆地站立在那里,一声不响。猛地,草?#22791;?#25235;起两把儿烟摔在了分级员的脸前:“这样的烟叶你竟然就不收,你是?#27426;?#28895;叶,还是不要?#22841;模?#36824;是要和谁赌气?说呀?你给我拍拍?#32422;?#30340;心口,这能对得起?#32422;?#30340;?#22841;?#21527;?从现在起,你调离?#23637;?#32452;,停薪待岗!?#23637;?#32452;长呢?你过来!你具体安排今天本磅组的?#23637;?#24037;作!”

……

“中二上榜——”

“中三上榜——”

我看到母亲眼里流出?#24605;?#21160;的泪水。

听着那草?#22791;?#37027;掷地有声的话语,母亲那满腹的委屈和愤懑已经烟消云散,她饱经风霜的脸上也绽开了笑容。????

回过头来,芳嫂和丈夫正背着两捆烟叶朝父亲走来:“二叔,你家的烟已经卖完了,求求你帮个忙,把俺家的这两捆也卖了吧?这一开学,孩子们都得?#20204;?#20320;的学生不是在这里当站长吗?”

父亲苦笑一下,不知所措了……??

首发散文网:

烟草情思(四)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
七乐彩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