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向来往事与顺城

2018-10-19 09:59 作者:T-A and T-D 

长顺下挺频繁的,三伏天刚刚感觉被阳光烤的焦灼,眼看就快要受不了,忽然天边一堵黑云飞来,又是一场凉爽的雨。孩子们光着膀子,裸着脚丫子在水坑里快乐地玩耍着,推推嚷嚷地,被正在缝针线的母亲们吼了一句,就各自散回家了。只有雨停了,池塘里的青蛙还在你呼?#19968;?#22320;叫嚷着,荷叶上空的蜻蜓还在你追我赶的飞舞着,仿若我所发生的一切皆与他们无关?#39057;摹?/p>

向来?#19981;?#23433;静的我,?#19981;?#24863;觉到孤独。去年的国庆,和一位好友去贵阳的花溪湿地公园散步,一部分格桑花开得正好的同时,另一部分?#20011;?#26543;萎并结成了种子,掉落在地上,随手拾取了几丛,拿回家撒在花坛,想不到今年回到家里,一株株的格桑花开得那么娇艳,那么明媚,算是小小的惊喜。深如果没有探照灯,是看不清她们的美的,所以就只能白天将他们放在记忆里,夜里寻得一个好。孤独的前夕,是否也曾拾取些什么,在人生的慢慢长路里,寻得一些好?#25991;兀?#20197;免遭遇?#37096;?#26102;,抚慰一些心灵伤痛

在长顺这座盆景?#39057;?#23567;城,虽然美的精致,但我平时去的地方并不多。只有偶尔起床早了,迎着第一缕朝阳,上班的?#39134;?#25260;头欣赏新修建的天灯破。仰视坡顶的仿古建筑,修的很漂亮,很有古典气息。天灯坡并不大,整个坡的土壤很少,但是很多石岩树多年以来都把根深深的扎进仅有的土壤里,天树叶子很茂盛,簇拥着这座山,好似为她披上了绿色的外装,那栋建筑就更加美了,最美的不止是她的容颜,我想。

年少那会儿,我从偏远的山区来到这里上高中,那时候的天灯坡并没有现在这么漂亮,一条石阶小?#25918;?#26059;着延伸到山顶,山顶也修有一栋建筑,建筑顶上安装了一个很大的钟,每到整点时刻,她都向全城的所有听得见的人们播报着时间,她守护着这座城市的时光,见证着这里所发生的一切,新生的,消逝的,走近的,离开的,快乐的,悲伤的。

那时候我就住在山脚下,没有雨的每天清晨六点都会来这里看书,大声的朗诵着课文,有时是“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有时是“关关雎鸠,在?#21448;?#27954;”,有时“风雨不动安如山,大庇天下寒?#28900;?#27426;颜”。有雨的天气我也来过,淋着大雨对着这座小城大吼过,咒骂过,悲伤过,痛苦过。也在阳光雨后高兴过,快乐过,雀跃过,幸福过。但我从来没有在那堵写着密密麻麻的寄语的墙上留下过什么,那堵墙是什么呢,我想曾经在那堵墙上留下寄语的?#32781;?#29616;如今想起,可能那是一份?#31354;?/a>的情?#26705;?#20063;可能是一份纠葛的痛楚?#26705;?#20063;可能是最美好的愿望?#26705;?#20063;可能是这一生无法实现的愿望吧。若是那堵墙还在,你们会来祭奠吗,那是逝去的青春啊。

回首一想,哭着笑了,笑着哭了。年轻不经世事,谁知前路?#37096;潰?#19981;如?#21018;?#30342;往事,如?#21018;擼?#30693;来者知可追。( 文章阅读网:www.39620545.com )

现如今天灯?#39057;?#38047;已不再响,钟房?#20011;?#34987;重新刷新,整座山都安装了彩灯,夜里闪耀着异彩,十分漂亮。山脚下的县委大院?#20011;?#25644;迁到城南新区,大院那片地改成了广场,娱乐场?#20011;?#21462;消了夜市摊,夜市摊搬到了?#38470;?#30340;三中不远处,也很热闹,但是总是还有几个小摊贩总爱背着城管夜里到娱乐场设点,那是一种偷偷的怀恋吗?那么固执的吸引着往来的?#26216;汀?/p>

在和几个好友聊天的时候,他们说长顺一小有个炸土豆的阿姨炸的土?#22266;?#21035;好吃。阿姨在那里炸土豆?#20011;?#21313;多年了,很多曾经吃过她炸的土豆长大的孩子,后来又回来了,只为再尝一尝她炸的土豆。有一次还是一个男孩子带着一个女孩子回来的,男孩子说小时候总是你买给?#39029;裕?#29616;在是我?#20204;?#20320;一顿的时候了。男孩子笑笑的把牙签上的土豆小心的?#20599;脚?#23401;子嘴里,吃着吃着女孩子哭了。

他们还说,阿姨的手是土豆做的,小小的土豆喂养着两个孩子长大,供养着两个孩子上大学,成了家,立了业。但是阿姨依旧还在那里炸着她的土豆,风来了,雨来了,小小的屋檐下,小小的锅里依旧翻腾着小土豆粒,金?#24179;鴰频模?#20687;似炸着一颗颗的希望,炸着家人的未来。人们常说,如果一个人一旦有了希望,一旦有了梦想,那么他们无论风雨都会在同一个地方,用双手积攒的美好的未来,在看似不起眼的工作,都会像萤火虫一样闪耀在他们那片属于自己的天空。

后来我明白了,为什么毕业后在远方我一直留不下来,为什么你在外面吃的再好住的再好,都抵不过回到家里妈妈的一顿热烫热饭,抵不过那一句“回来了,冻坏了?#26705;?#24555;回到屋里来,饭菜?#20011;?#28909;好放在桌上”的温暖。这个世界,还有好多人在外面流浪呢,还有好多人没有家呢,还有好多人没有妈妈呢,为什么我们还抱怨呢。

有一次去拜访我的初中班主任柏老师,说起我工作后常常要应酬,酒喝的太多,身体难受。他说就在天灯坡脚下,以前县委大院旁边,九九大?#39057;?#27491;对面,有一家搭着简易?#36893;?#30340;凉粉摊,别看他不起眼,味道真的很不错,酒后第二天早上去吃一碗,再喝一碗西红?#20004;?#27873;的酸汤,对?#20011;?#21644;肠胃都不错。听老师这么一说,有一次我确实去了,真的味道挺不错的,虽然是凉粉,天热一热,再来两个炸卤鸡蛋,喝一碗西红?#20004;?#27873;的酸汤,也让人心满意足。但毕竟不是所有的小吃,都有感人的故事,有的只是确实她的味道让人?#19981;叮?#21050;激着?#29420;佟?/p>

我不是起得很早的那种?#32781;?#24403;然也不睡懒觉。睡醒来上班刚好赶上不迟到就可了,当然,如果是第二天起早工作,或者熬夜加班,也没问题。忙的时候,起来到御景金湾或是顺城国际面包店的买份烘?#22909;?#21253;,外加一盒山花牛奶或是好一多,就可?#26434;?#20184;了。有时候也去城南加油站对面的鸡丝豆花面馆来一碗鸡丝豆花面或是老干部活动中心对面蹄花粉馆吃一碗蹄花粉也是不错的选择,或者县?#30342;?#23545;面有位阿姨的炒粉也很给力,她的粥熬得也不错,种类比较多,但是要去早,晚了可能买不到,最后不行就去单位食堂点一碗辣鸡粉或是脆哨粉将就着对付了。

吃个早?#20572;?#20687;对付什么?#39057;模?#20134;简,亦繁,皆可。那么,我们又是为了什么而活着呢。

首发散文网:

向来往事与顺城的评论 (共 3 条)

  • 心静如水
  • 淡了红颜
  • 听雨轩儿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
七乐彩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