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散文網 會員登陸 & 注冊

胡同散記

2018-10-16 15:47 作者:黃永軍  | 10條評論 相關文章 | 我要投稿

記憶中的胡同像一株老樹,收藏著童年的歡樂和秘密。

那時胡同好像比現在長,比現在幽深。我家居住的胡同有六七戶,老老少少幾十口人。每一家有一家的故事,每個人也都有自己故事。只是我們沒有告訴別人,別人也不會告訴我們,即使聽到一些,零零碎碎的,如剪輯的片段,在時間里漂流得發黃,或者被賦予神秘斑斕的色彩。于是,胡同在記憶里變得更加撲朔迷離。

胡同最北頭的一家也是族里人,到二哥這一輩,已經到了第四服,但在小時候,居住在一個胡同里,覺得親近得不得了。二哥是地道農民,一家人都是社員。要想日子過得去,就得拼命干活,除了在隊里掙工分,他還利用一早一晚拾糞,整天背個糞籃子在村頭溜達。他腿細個矮,臉黑且小,眼小而亮,走路又快,給人的印象就是小碎步,一陣風。我父親是國企職工,家庭條件較好。但這不妨礙我們兩家來往走動,誰家做點好吃的,尤其是過年過節包頓餃子就會相互送上一碗。我記得他家的辣椒醬最香,最好吃,辣椒曬得紅紅的,碾得碎碎的,腌得香噴噴的,看起來很誘人,吃上一口辣得嘴唇疼。辣味越深,惦記越久,三天兩頭一到飯時就跑到他家里。進門口時,還裝得不好意思,藏在人家門外,探頭探腦的。二嫂子看見了,就把我拽進去,拿起一塊窩窩頭,抹上一層鮮紅的辣醬塞給我。我吃得很香,就覺得二哥二嫂子親得是一家人。

但是,聽老人講,二哥的院子有兇氣,他家的西屋很久沒人住,有一只狐貍藏著。白天我敢去他家串門,晚上卻從不敢去他家,即使從他家們過,也是躲得很遠。有一次心里好奇得厲害,中午吃完辣醬窩頭后,就大著膽子悄悄走到西屋門向里張望。雖然是白天,屋里黑乎乎的,似乎放著一些柴草。剛想再向前邁一點,忽然聽到一些動靜,好像有白色影子閃過。我一驚,撒丫子就跑,跑到家心里還怦怦跳,以至于好長時間不敢再去二哥家。究竟西屋藏沒有藏狐貍,我最終未知。

后來我去縣城讀書,聽家里人說二嫂子得病死了,這讓我莫名傷心很久。二嫂子長得很好看,皮膚白凈,說話少,細聲細語,眼睛大而美麗,好像她是用眼睛說話。在我記憶中,二嫂子從來不著急,不和任何人爭吵。她有一點小殘疾,一只手蜷曲,影響勞動。所以過了一輩子緊張日子,剛剛好過一點就得病,沒舍得去大醫院,稍微重一點就吃藥。終于捱不下去了,走了,就像流星一樣劃過,在這胡同里消失。有人把她早逝歸咎風水不好,我從心里未予否定,只是認定她命運不好。

二嫂子走后,二哥老得很快。一次回家的時候,我發現他背彎得厲害,依舊在擔水,依舊在拾糞,只是步履遲緩,眼里的光亮少了一些,顯得有些渾濁。后來,我回去的次數少了,聽到他的消息時他已經不在人世了。那次回到老家,不知不覺間走到胡同北頭,發現他家的老門樓沒了,代之而起的是高大新建的紅磚門樓,紅漆油門,關得緊緊的。這兒住著他的孫子,據說很老實能干,日子過得也不錯。但是,回首望望整個胡同,寂寥空落,兩家孤寡老人死后,宅子敗落下來,還有幾家年輕人搬到城里買房了,胡同里只剩下一棵老榆樹堅守。胡同斷掉多半截,形存實亡,雖然他們日子過得不錯,但能又去誰家串串門、說說話呢?( 文章閱讀網:www.39620545.com )

站在紅漆門口,我拍打很久,無人答應。時間已近中午,日光白晃晃的,胡同的殘垣斷壁在陽光下厚重溫暖,如同回憶,如同這段文字。但我有自問,這究竟是異鄉還是故鄉

首發散文網:http://www.39620545.com/sanwen/vdwbskqf.html

胡同散記的評論 (共 10 條)

分享到微博請遵守國家法律
七乐彩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