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春风沉醉的晚上

2019-03-26 13:15 作者:歌未央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走在路上,身外是和煦明亮的日光,仰头愈见天空的清澈湛蓝。我知道,天已经到来了。这时候我才注意到道旁的树头上已冒出了黄绿的叶,颇有了几分的春意了。

但我已多年没有赏玩春色的余兴了,因为心绪大抵为别的事所纷扰,消沉低落,实在提?#40644;?#35799;情画意的兴致来。所以去春来,时节轮换,在我而言,实在是匆匆的。虽则偶或吸几口春的气息,歆享这大自然的温柔馈赠,一面却悲哀春的并不长久,正像早晨草叶上的露珠,当你觉察到它的到来之时,它已将要离开了。但自然主要由于我自身心境的困窘、低落,其咎倒不在春。

过去春天的当然是好的,因为那时我在伤春之外,更多的倒还是春和惜春;将来的春大概也是好的,因为那时时过境迁,此刻萦怀的琐碎都已不复。独有当下的春,乍?#27492;?#20046;和过去并无分别,但分明染上了郁郁的色彩,不见得如何欢快了。

那天晚上,我在宿舍里无聊地拿本书随便翻翻,忽而一个电话的到来打断了我。我接起来,才从熟识的声音里辨别出是我的睽别了三年的高中同学,他竟来找我了。

我既觉得惊诧又感到欣喜。他竟来找我了,我想。我总以为我们的关联是在毕业后就不再的,因为彼此的各奔东西。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了,他的声音是一种久违的感觉。我一面准备去接应他,一面回思种种旧事。

在我的印象中,他是个活泼的人。高中三年实在憋闷辛苦,但我总记得他那爽朗开怀的笑声。他笑的时候,旁若无人,嘴巴张得大大的,两眼却眯成了一条缝。虽则不免偶有颓丧的时候,但那是为了情的失落,却不是为了高中生活的压力大。他喜爱玩闹,有时竟像小孩子一样,我坐在他前面,由此而得了许多乐趣。他就好像一个清澈的浅浅的湖,简单,纯净,一望而知没有深的城府。( 文章阅读网:www.39620545.com )

去年我生日,收到他寄来的两本书,一本是余华的《活着》,一本是贾平凹的《自在独?#23567;貳?#25105;想,他大概是有意而挑的这两本书。

我买了两瓶水朝校门口走出去,却没有看见他。走到左边的花树旁,那地上蹲坐的却不是他是谁?我奔过去,招呼道:“啊,老戴,你终于来了!你怎么坐在地上?”他姓戴,在高中之时我就一直?#20852;?#32769;戴。

他并没有显出欣喜的神色,只是仰头看了看我,淡淡地说道:“歇一忽,太累了。”仍旧蹙着眉张着嘴喘气。我递了?#40644;?#27700;给他,这才看见他的身旁横放着一辆自行车。

“你是骑?#36947;?#30340;?”

“是啊?#20445;?#20182;点了点头,“早上七点出发的,一百八十八公里……”

我一面有感于他的诚挚,一面又惊得说不出话来,现在已是晚上七点,那?#27492;?#39569;行十二个小时,穿越一百八十八公里,从盐城到连云港,这对我而言真是不?#19978;?#35937;的事。

他已经精疲力尽了,面色苍白,我把他扶起来的时候,他的双?#28982;?#22312;颤抖。我就请他到附近的一条?#32431;?#34903;吃饭,点了一份鸡公煲。在灯光下,我看见他的面容并没有怎么变化,只是眸子里隐隐透出虚弱和晦暗,不知道是不是没有戴眼镜的?#20498;省?/p>

坐下来,喝了半瓶水,歇了一会,他的精神和体力渐渐恢复,话也多起来了。

“我给你?#21254;?#26679;东西?#20445;?#20182;拉开背包的拉链,取出两张小纸片展开来放在桌上,“你?#30130;?#36825;是什么?”

我颇觉奇怪,拿起来一看,立即恍然了。这不是高三那年一个天的晚上我写给他的两张字条吗?只见一张纸条上写的是“风陵渡口初相遇,一见杨过误终身”和?#27426;?#27010;括郭襄生平的文字,另一张写的是金庸小说中看来的?#27426;?#20315;偈: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39304;?#33509;离于爱者,无忧亦无?#39304;?#30001;这两张纸条,旧事也即在脑中清晰了。

我记得那时候老戴对班上一个女生倾心,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无论老戴如?#28201;?#19996;西送礼物还是?#26434;?#35752;好,那女生?#36158;?#20919;冷的,懒于回应,有时同去吃一?#22836;梗?#20063;像是勉强应付。我们旁观者看在眼里,心中都清楚老戴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老戴也心中郁郁,常常和我谈心,疏解郁闷。有一回我心有所感,想起金庸小说中的内容,写了两段话给他,没想到他竟一直留到现在。现在看去,字迹草草,一旁还有铅笔写的数学题草稿,我才记起当时我是撕下草稿本的一角来写的。我看着纸条怔了半晌,旧事如在眼前。

“这草稿我也没有舍得擦,对过去的东西总是常自念念,我这脾气你大概是知道的。”他大概注意到了我的神情。他说话比当年沉郁得多了,我想,这颇出我的意料。

“你竟然一直保存着这东西?我几乎都忘了这回事了。徐现在在哪里你知道吗?”我说,他曾倾心的那个女生?#25307;臁?/p>

“在南京。我去过两次,送点东西过去。但是别的想法已经没有了,不可能了。?#25237;?#35199;过去,一则为了去看看,二来弥补过去的遗憾,你大概知道的,她那时候最喜欢红色的绒大衣,但那时我没有钱……我在盐城忙了两天,跑了几十个店才挑到的……不为别的,算是了却自己的一桩心事吧。”他的眼光看着别处,喃喃地道:“你?#27426;?#35273;得我太傻,是的,我太傻了。高中的时候明知道她的心思在别人身上,还是忍不住要去抓住她。可是本来就不是自己的东西,哪里抓得住呢?我就是这样痴痴地、浑浑噩噩地活着,两次的去南京也是这样,自己也知道不过是自欺欺人,但还有什么办法呢?”他轻叹一声,垂下了头。

服务员送上了一锅鸡公煲,满满一锅,冒着热气。老戴吃了一筷?#22836;?#19979;了筷?#21360;?/p>

“有时静下来,自己也觉得奇怪,她并不特别漂亮,也没有出众的才能,倘在人群中,她的面容和身体都是被淹没的,但?#25105;?#25105;偏偏执迷不悟?我自己也讲不清楚,只是?#30475;?#24819;到她,心中总是满满的情意,这是一种很特别、很浪漫的感觉,我从不曾有过的……大概全世界只有我把她看得如此特殊了吧,这又正像是鲁迅所说的‘纠缠如?#26087;擼?a href="http://zhizhuo.sanwen8.cn/" target="_blank">执着如怨鬼’了,我的心就是?#26087;擼?#23601;是怨鬼,就这样被这?#26087;?#22124;啮,被怨鬼折磨,但又有什么法子呢?#21051;?#27602;死了,倒痛快了,而偏又半死不活……”

“?#27426;?#20320;就一直这样吗?该走的总是要走,你的前路正远,看开一点……”我想安慰他,但一时找不到别的话。

沉默片晌之后,我说:“兄弟,希望在于将来,这一点,你该明白。倘和过去苦苦纠缠,那便越缠越紧,最终是自己耗尽了力气,精神和肉体都将衰亡殆尽了……放?#38706;?#36807;去的战争吧,你应该比苦难更强大。你不该沉没在方寸之地,把你的情绪和力量都用到前方去,前方有你的天地……”我虽说得慷慨,但念及自身处境,自己是否能够做到如此,也实在难说得很了。

“或者你说得是对的,我们都不是甘于沉寂的人。但哪有那么容易?”他说着摇了摇头,起身向店主要了两瓶?#30130;?#24320;了,递给我?#40644;浚?#33258;己抓着另?#40644;?#20208;脖子咕嘟咕嘟灌了半瓶,脸色仍是木然,眼睛看向别处。我不知道他?#25105;?#31455;喝起酒来了,还喝得这般凶,高中时的聚会他都是滴酒不沾,持操甚严的。他以手支着下巴,一面思索一面说道:

“我以为我可以往别处?#40644;啤?#36208;远,然后得?#21462;?#20294;我感到自己无力极了,身外的世界好像一张巨大的网,渐渐地将我合围、箍紧,而我又毫无挣脱的力量。 高中的时候,以为大学就是天堂,没有书山题海,没有紧箍咒,没有无形的撕扯,没有压在身上的五指山……那时你我都是这样想着,倒还真是所谓希望在于将来。因为如此,笑语往往是多于气闷的。但你我都太天真了呀!我们竟然想要在广袤万里的?#21738;?#37324;独寻?#40644;?#32511;洲,现在想来,才知?#34013;?#21487;笑。你是爱学问的人,你倒说说看,大学是学问的殿堂吗?是真理的国度吗?是光明的?#20197;?#21527;?#31354;?#19981;正与我们最初迷似的幻想相悖吗?有时候我想,罪倒在于我们的痴想,而不在于现实的……所有人不过都在对付着,各取所需,或者为钱,或者为名,学生、老师、教授,都不外乎此。虽不至于与之俱黑,但要不扶而直却又谈何容易呢?多少当初美好的理想?#20960;?#30952;尽了……”

我知道他确实?#21364;?#21069;消沉得多了,我没有别的话可说,因为他说的是?#30331;欏?/p>

“又有什么趣味?每天不过是这样无聊的重复的日?#21360;?#28151;得个证书出来,找一个并不如意的工作,从乞食的日子中总算辛辛苦苦挣得了自己的房子和车子,半生已经过去了。然后和自己不喜欢的人结婚生子,看着孩子继续走在自己的老路上……我们的一生就算是这样棋子一般被排定了,你说这是怎样的悲哀呵?但我们的父母却愿意我们这样活,而且鼓励我们这样活。有时候,我想,我们的一部分是为了父母而活着的……你是有智识的人,我说的一?#26657;?#20320;?#27426;?#26089;都已懂得了。”

我委实不知道说什么话来相对,因为他所说的也正是我所正经历的困境。他的悲哀、忧郁、焦虑也都同样灼灼的在我的精神内。我还能说什么呢?

“去年国庆七天,我不愿回家,独个儿呆在宿舍里。第二天的里十二点,一个人觉得太无聊了,突发奇想,想去黄海看日出,于是披着黯淡的星光骑着自行?#20302;?#40644;海去了,夜风倒也清爽,再加上路是孤零零的,没有几个人影,这倒使我的精神爽快起来了。到的时候,已经是清晨,海天相交的地方泛着鱼?#21069;祝?#20294;太阳还没出来,却有两个保安过来质问我是干嘛的,问我是不是走?#20132;?#29289;的,嘿嘿,他们竟?#25442;?#30097;我是走私犯,这真让我哭笑不得。最终还是我的学生证救了我。不过也?#21387;鄭?#37027;个时候,天才蒙蒙亮,海边哪有什么人,我一个人实在是很可疑的。我不?#39047;?#32784;得住气,我总忍不住要走出去,只有行动着,挥霍着力量,接收新的气息的时候,我才感到畅快了。倘一味的沉寂,我想,不但我的精神,连同我的肉体都要归于腐烂和消亡的……我只得走着……今天中午,我昏昏沉沉地在路边的树?#32511;?#30528;的时候,几个人还围过来?#20013;?#22855;又有趣似的议论,他们大概把我当作无家可归的流?#25749;?#20102;吧!但我倒真像个流?#25749;?#20102;,非但我的肉体,还有我的精神都是在流浪着。连云港、南京、常州、镇江……下一站,我将到镇江去,看看我的一位老朋友。”

我结了帐,和他走出了?#32431;?#34903;。他要?#24052;?#20182;预订的酒店了,对我说:“我这次来就是为了见你一面,现在目的达到了。我要么明天走,要?#26149;?#22825;走。倘若后天走,或者还有机会登上花果山去看看的吧。但也未必。”

我们在道上分别了,他的背影就消失在了夜色里。我就往宿舍走回去。春风沉醉,夜气微凉。我感到身上?#36335;?#36127;了什么东西,沉沉的,使我很不自在。看看天上,星光半明半晦,月亮已经隐没在云层之后。正不知明天的春光怎样。

首发散文网:

春风沉醉的晚上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
七乐彩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