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油菜花开(小说)

2019-03-25 22:53 作者:东家人  | 1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赵华甫

九层坡古来就有栽油菜的习惯。每年秋后,收完稻谷的农田,经过秋耕,家?#19968;?#25143;种上油菜。次年天,九层坡自下而上的层层梯田,油菜花开,片片花黄,错落有致,美不胜收。

这几年时兴办节庆搞旅游,九层坡利用本地资源举办菜花节,还举行文艺演出、山歌比赛、斗比赛、斗鸡比赛、摄影比赛等活动项目,吸引游客。山里山外,十里八乡的人们都抽空来看看,非常热闹。今年已是第五届。头几届,因为各种原因,郭志宇没有下定决心来看。

今年九层坡菜花节正逢周末,郭志宇从县城驱车来到鹤山乡,再从鹤山乡沿着弯弯的山路,要走十多公里才到九层坡。

当年郭志宇中师毕业,就沿着这条弯弯的山路从鹤山乡走进九层坡的。郭志宇有二十多年没走这条路了。当年的这条泥土路现在拓宽了,铺上了水泥,比过去好多了。山路两边,全是油菜花开,这条路成了一条花径,一?#27605;?#20061;层坡村里延伸。( 文章阅读网:www.39620545.com )

郭志宇来到九层坡村前,当年路过栽油菜的那块田,现在油菜花盛开,大田中间已经搭上舞台,舞台的背景图是郭志宇熟悉的大幅九层坡山水写真图片,图上印上一排弧形醒目红字“鹤山乡九层坡村第三届油菜花文化旅游节?#34180;?#22823;型音响早已打开,村委会邀请来助?#35828;?#27468;星在花海中登台放声歌唱,前来观光看热闹的人们在油菜花海中游览、听歌、拍照,路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那条花径的两边,小商小贩摆上各式各样的摊子,有卖玩具的、卖小吃、卖水果的、卖烧烤的,还有丟圈的、打气球的、玩旋转木马的、跳蹦蹦床的,小摊小贩们变着花样吆喝着,吸引过往的游客。

郭志宇眼看沿着水泥路是不能把车开进村子了,就在会场前新开辟的停车场把车停好了,准备下?#31561;?#20132;20元的停车费。停车场是当地村民临时开辟的,将路边的一块土稍微平整一下,在路边撑一把伞,前面支起一块?#26223;澹?#20889;上“停车收费20元?#20445;?#26041;便前来观光的游客停车,也给当地村民带来一些收入。会期结束后又恢复种地,第二年如果看会?#31181;?#26032;开辟做停车场。

郭志宇去交费的时候,?#20064;?#19968;眼就认出郭志宇来了:“是郭老师啊!我是长贵啊,不收了,不收了!?#32972;?#36149;把钱推回到郭志宇的胸前去。

郭志宇说:“不?#36213;?#20040;行呢?不收你不亏了!”

“不亏,不亏,自己家的地,又不要本钱,亏什么?”

正说着,又有一辆车开进了停车场。车刚停好,只见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20061;?/a>抱着一个两岁样子的小男孩从车上下来,?#20061;?#25351;着长贵催促小男孩说:“快喊舅公,快喊舅公!”小男孩有点认生,不敢?#21834;?#38271;贵走上去说:“三姐,你们来看会了。”

女人说:“来了,引孙崽坐寨子里的车来看会。大姐二姐他们来了吗?”

长贵说:“大姐二姐还没到,估计也快到了,你先坐坐,?#20154;?#20204;都来了,你们再去屋里。”

郭志宇看出来,女人就是长贵的三姐来弟。郭志宇有点不好意思,他想趁他们姐弟俩说话的空?#30331;那?#31163;去。但这时长贵转过身来,指着郭志宇说:“这是郭老师,可巧了,他前脚刚停好车,你们后脚就到了。”

女人说:“远远看,有点像,长胖了,不敢?#21834;!?/p>

郭志宇的脸红了,说:“老了,胖了,丑了!”

女人说:“二十多年了,怎么不?#20064;。?#22934;精都会老,要不怎么会?#23567;?#32769;妖精’呢!”

说着,大家都笑了!这时女?#35828;?#23385;子要下来,要找水喝,要买玩具。而长贵忙着指挥进来的车?#23601;?#36710;、收费。留下郭志宇一人孤单单的站着,看着女人在带着孙子去买水买玩具的背影,二十多年前的往事,一幕幕浮现在郭志宇的眼前……

二十多年前郭志宇中师毕业,就是沿着这弯弯的山路从鹤山乡第一次走进九层坡。

那年秋耕,来弟在鹤山乡通往九层坡路边的那块田里栽油菜。太阳还没落坡,只见一个男青年挑着被子?#25745;?#22609;料桶沿着鹤山乡通往九层坡的山路上来,经过来弟家的田坎,往九层坡小学方向走去。?#26143;?#24180;高大帅气,一看就是在师范学校读过书,打球的那类学生。来弟害羞,不敢多看,只瞄了一眼,就把眼光收回来了,放到自己要栽的油菜上。来弟想,今天是学校开学,是不是学校?#36335;?#37197;来的老师?前几年来弟还在小学读书的时候,就听说上级要分配新老师来的,可是年年盼新老师来,年年都没有新老师来,学校还是老校长和五六个民办代课老师。今年老校长老了,快退休了,上级是不是?#25165;?#19968;个公办教师来?#24433;啵?/p>

郭志宇个子长得高大帅气,平时爱好打篮球,分配到九层坡小学后,每天课余时间,他都在学校简易的篮球场里打球。他打篮球的身影不仅吸引?#25628;?#26657;的师生,也吸引学校附近一个叫来弟的漂亮姑娘。来弟家屋头和学校之间有一口水井,郭志宇打完篮球之后到井边?#20154;?#27927;?#24120;?#24688;巧也遇到来弟在井边洗菜、洗?#36335;?/p>

一次郭志宇打完篮球到井边洗?#24120;?#26469;弟也在井边洗菜,她那个五岁的弟弟长贵在井边戏水,一不小心掉到井里去了。那井虽然不深,但足以?#36864;?#20116;岁的小孩。郭志宇手疾眼快,伸手一把将长贵捞出来,赶紧抱着长贵回?#19968;灰路?#37027;时已是深秋,要是不快点救出来,孩子不?#36864;?#20063;会?#25104;恕?/p>

长贵的妈妈一边给惊魂未定的长贵换?#36335;?#19968;边感激郭志宇,又不停责骂来弟。她骂来弟不好好照?#35828;?#24351;,要不是郭老师在身边出手快,弟弟?#36864;?#20102;,要来弟陪葬。

来弟家生了三个女儿——?#36710;堋?#36716;弟、来弟。那时计划生育政策紧,她的父母四处?#30142;ā?#19996;躲西藏,最后才生下弟弟长贵。大姐二姐都出嫁了,来弟已长到十六七岁,出落得如出水芙蓉,长得?#20154;?#20960;个姐姐都漂亮,成了九层坡上一枝花。因为家里姐妹多,小学毕业后家里没让她出去读书,现在在家照看弟弟。

从这件事以后,郭志宇和来弟相?#35835;恕?#37027;时候郭志宇从九层坡沿着弯弯的山?#36820;?#40548;山乡街上买菜十分不便,学校有几分地,给外地来的老师种菜,但郭志宇平时只爱打球,自己没空种菜,也种不好菜。每次打完球,郭志宇到井边洗?#24120;?#30896;到来弟洗菜,来弟?#37027;?#32473;他一把菜。有时候来弟到井边洗?#36335;?#37101;志宇?#19981;?#19968;身臭?#36335;?#38795;子来洗,来弟过去帮他洗,寨子里的人看在眼里,都在背地里说,来弟和郭老师要成一对。

当年和郭志宇一起分配到鹤山乡来的还有两名中专生,一男一女,男的叫陈家伟,女的叫黄成依,他们是直接分在乡政府。陈家伟在党政办,黄成依在计生办,陈家伟潇洒,黄成依漂亮,乡里的干部都说他们是天生的一对。

那时候县里举行篮球比赛,乡里人员不够,到九层坡学校来叫郭志宇去打球。乡党政办?#25165;?#38472;家伟来通知郭志宇去打球的。乡里面的文件下来,九层坡小学的校长立马同意放人,郭志宇就沿着那条弯弯的山路和陈家伟下山去。

陈家伟也打球,他打得不好,但是乡里人员少,乡长说了,打得再不好也要上场。

到县里打球,乡里?#25165;?#40644;成依去帮他们抱?#36335;?#24403;拉拉队?#26408;?#21152;油、搞后勤。

郭志宇在球场上是主力,鹤山乡主要进球就靠他。每次进球,黄成依都带头?#26408;?#21152;油。这样一来二去,郭志宇和陈家?#21834;?#40644;成依三个人成了好朋友

从县里打球回来后,郭志宇回九层坡小学教书。每当他来乡里面办事,或带学生来乡中心学校比赛、考试什么的,他?#23478;?#21040;乡政府和陈家?#21834;?#40644;成依见见面。陈家?#21834;?#40644;成依下乡到九层坡,也经常到郭志宇的宿舍坐坐。大家都是年轻人,他们一起谈篮球、谈理想,憧憬未来……

学校里有客人来,学生都喜欢围着看。这一年来弟的弟弟长贵六岁了,也来到学校读学前班,下午放学回家,长贵给来弟讲,姐姐,今天我们学校郭老师家里来了客人,一个男的,一个女的,那姐姐好漂亮哦!来弟默默的把弟弟的话记在心里,也想找个机会来看看。

有一次,陈家?#21834;?#40644;成依下乡来到九层坡,他们来到郭志宇的宿舍坐坐。当他们正在津津有味地谈论美国篮球明星迈克尔?乔丹的时候,突然房门打开了,是来弟推门进来,她带来了一把白菜?#26742;?#37101;志宇洗干净的球衣。来弟说,我送弟弟来上学,顺便带点菜来给你。哟,今天你这里哪来的贵客?郭志宇赶紧站起来,指着陈家伟和黄成依介绍说,这时乡里的干部小陈和小黄。说着把?#36335;?#25509;过去放到床上,脸?#27425;?#24494;泛红了起来。来弟反而显得很大方,把菜放到简易的灶台上,转过身来,看看眼前一男一女两个乡干部,潇洒漂亮,不禁脱口而出:两位真像天仙,今天怎么会下凡来到我们九层坡!你们聊吧,我走了。黄成依定睛一看,眼前的这人也是一漂亮的女子,也脱口说,哪里,你才是美人!这时陈家伟也站起来,说我们也要走了,说着大家相跟着走出了郭志宇的宿舍。

那时候,乡里的干部和学校里的公办教师吃粮都是国家配?#20572;?#20061;层坡的?#20064;?#22995;都说他们是吃国家粮的。?#31508;?#40548;山乡没有粮站,乡里的干部和教师每月吃粮,?#23478;?#25343;购粮本到区里的粮站去买,一去一回,要一天的时间。

九层坡小学为了给学校的公办教师买粮,每个月?#23478;?#25918;教师一天的假去粮站购?#28014;?/p>

每次去购粮,郭志宇?#23478;?#21040;乡里约上陈家伟和黄成依,大家结伴而行,一路有说有笑。

那时候大家出行最好的交通工具是自行车。郭志宇工作了一年,才攒够钱买一辆自行车。去购粮的时候,他骑自行车从九层坡的弯弯山路上一路骑行下来,约上陈家伟和黄成依。逢赶乡场的日子,郭志宇也带来弟下来,她在乡场?#20154;?#37027;时陈家伟也买了自行车,他带上黄成依,大家就往区粮站赶去。

买粮回来,陈家伟带黄成依,郭志宇带上他们三个?#35828;?#31918;?#24120;?#39640;高兴兴回来。回到乡场上,来弟已早早在乡场的路口等郭志宇了。陈家伟和黄成依叫郭志宇和来弟到乡里休息一下,歇息再走。郭志宇说不休息了,趁天色还早,我们赶回去,明天还要上课。

说着,把陈家伟和黄成依的粮食卸下,交给他们,带着来弟,在夕阳下,消失在前往九层坡的弯弯山路?#23567;?/p>

有一次,郭志宇和陈家?#21834;?#40644;成依买粮回来,那?#31508;?#21021;,半路?#25381;?#22823;,幸好来时来弟为郭志宇备了一张塑料薄膜,郭志宇把薄膜包好自行车后架上三个人一个月的粮?#24120;?#20154;是淋透了,粮食可没淋雨。大雨冲坏了路面,郭志宇带粮食过去了,陈家伟带黄成依在后面,在一个拐弯处,摔了一?#21360;?#40644;成依?#20013;?#25619;到地上,破了皮。陈家伟膝盖上的裤子破了一个洞,膝盖也流?#25628;?#20174;那次起,陈家伟暗暗下决心,无论如?#25105;?#35201;调出着大山深处的鹤山乡去,不在受这?#24999;?#20102;。

花开花落,油菜花开了一拨又一拨。那时候他们三人分配到鹤山乡工作已三年多了。陈家伟已升到乡党政办公室副主任兼乡团委书记,黄成依已任乡计生办副主任。郭志宇业务能力强,在九层坡小学受到老校长的重视,已当上教导主任,只等老校长年底退休就?#24433;?#24403;校长了。

那时大家都比过去忙了,但是每月的吃粮是必须要去买的。每次买粮,郭志宇仍然来约陈家伟和黄成依结伴而?#23567;?#26377;时候陈家伟忙了,郭志宇带着黄成依,顺便带陈家伟的购粮本去,也把陈家伟的那份粮食也一起拉来。郭志宇一个人拉着三个?#35828;目?#31918;,九十斤,再带上黄成依,总共也有两百斤,一个人拉走在山路上,翻山越岭,即便郭志宇力气大,但路面不好,骑车过来的确有些困难。陈家伟知道一路艰辛,不忍心郭志宇再带自己的粮?#24120;?#24102;好黄成依就行了。

去多了,粮站里管仓库的周老头都认?#35835;?#20182;们三个人。这次只见两个人来,周老头有点惊奇,怎么这次只你们两个来?他们说,另一个忙,今天来不了,改天他再来。说着,周老头熟?#36820;?#32473;两个年轻人开票,称?#28014;?#26395;着两个年轻人骑车走出粮站的背影,周老头微微一笑。

过几天陈家伟抽出时间去粮站一趟,买自己的口?#28014;?#21040;粮站称好粮,陈家伟休息一会,和周老头拉起家常来。陈家伟无意间说出,他想调出鹤山乡的意思。但是乡里缺人,乡党委书记、乡长不放人啊!说着,陈家伟递给周老头一支香烟。周老头平时爱抽烟,他烟瘾大,那时工资?#20572;?#20080;?#40644;?#32440;烟,只抽家里老婆种的旱烟。陈家伟递给他一支烟,他很高兴,这是乡长?#20889;?#19978;?#35835;?#23548;抽的烟。陈家伟平时不抽烟,但是乡里经常有上?#35835;?#23548;来检查工作,乡长?#20852;?#24179;时准备一包烟在身上,领导来检查时,他这个党政办副主任好?#20889;?#39046;导。他不抽烟,乡长放心。

周老头接过烟后,点燃,吸了一口烟说,这算什么事?乡党委书记、乡长不放人,你找大领导,直接找区委书记、区长,找县委书记、县长,你看他敢不放?陈家伟说,我认识人家,人家不认识我啊!

周老头又深吸一口烟,从鼻子里喷出两根青烟后说,原来我们区委康书记,现在的县委?#31508;?#35760;。康书记,你认不认识?陈家伟仍然摇头。周老头提高声音说,你不认识我认识,在我们区里时,他还不是每个月到我这里来买粮,再说我们还是老乡呢,一个寨子一起长大的,谁不认识。

的确,在那个计划经济时代,一个粮站管粮的老头是有些特权的,哪怕你是县委书记、县长,也要吃饭、买粮啊,所?#38405;?#21487;以不认识乡长,但不得不认?#35835;?#31449;里的老头。

陈家伟又从口袋里抽出一支烟来,递给周老头,口气似哀求地说,那就麻烦您跟我想想办法了。说着,索性将口袋里的整包香烟全部递给了老头。

老头接过烟,微微一笑,说,这个小伙还算懂事,好,我跟你想办法!但你必须依我的条件。陈家伟说,行,只要能调出来,我依你一百个条件都行!

花开花谢,转眼分配到鹤山乡工作的陈家伟和黄成依,以及九层坡小学的郭志宇几个年轻人?#23478;?#32463;二十三、四岁了,正是谈婚论嫁的年龄。他们家里人着急,一再催婚。但是陈家伟不急,他下定决心要调出鹤山乡再结婚。而在九层坡小学工作的郭志宇原先是想和来弟结婚的,但他的父母却对来弟不太满意。他们家?#26469;?#26159;农民,好不容?#30528;?#20859;出一个吃国家粮的人,怎么也要找一个吃国家粮的。但是郭志宇分配到九层坡小学,那里山路弯弯,去哪里找朋友啊。一起毕业的女同学,结婚的结婚,生孩子的生孩子,谁?#25954;?#26469;九层坡和他过日?#21360;?#36825;婚就这样拖着。

当陈家伟再次来到粮站时,周老头笑眯眯的迎了上来。陈家伟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支香烟来,递给周老头,问:“周叔,看你笑眯眯的,莫不是我的调动有了眉目?”

周老?#36820;?#19978;香烟,深吸了一口说:?#29677;耍?#25105;正在?#25991;?#26469;,有好消息告诉你呢!好小子,你有好运了。”

陈家伟说:“什?#26149;?#28040;息,快告诉我。”

周老头说:“你调动的事,我和康书记说了,他答应了。但你得依我一个条件,调动没问题。”

“什么条件,难道叫我去杀人,我也答应??#32972;?#23478;伟说。

“你这小子,怎么说话的,难道?#24515;?#21435;杀人放火,还叫好运?我告诉你,康书记的女儿康?#33433;?#30475;上你了,只要你答应跟她交往,今后你们结婚,你的调动还是问题?看你年纪轻轻的,今后前途无量呢!”

“这,这……我怕不会哦??#32972;?#23478;伟楞了好一会才说出话来。

“怎么不可能?#38752;?#20070;记家娇娇可认识你的哦,她年轻漂亮,有能力,好多人打着灯笼都追不着,可人家偏偏看上你,这不是你小子交上了好运吗?”

的确,陈家伟和康?#33433;?#26159;认识的。他们都是一年分配的中专生,康?#33433;?#26159;林业学校毕业的,?#31508;?#24247;书记在区委?#31508;?#35760;,康?#33433;?#23601;分到区林业站,几年过去,由于工作能力强,现在已经是区林业站副站长了。陈家?#20843;?#20204;到县里打球时,康?#33433;?#20063;来看球赛,由于是同一届分配的,陈家伟也知道她是区委书记的女儿,大家碰面时,彼此打个招呼。陈家伟是从农村考上来的,从来没想过要高?#26159;?#22996;书记的女儿。再说,他身边还有黄成依呢!比赛结束后,大家各自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各忙各的,也没什么联系。康?#33433;?#21602;,人长得漂亮,工作能力强,又是区委书记的女儿,?#38750;?#22905;的人,她看不上,她看上的人,不敢?#38750;?#22905;,她又放不下架子去?#38750;?#30007;人,这样一拖就二十四岁了,婚事还没有着落。康书记就只有这个独生女儿,?#28216;?#25484;上明珠,女儿不结婚,当父母的着?#34180;?#24247;书记从县委常委、区委书记的?#24674;?#19978;升任县委?#31508;?#35760;,离开区委的时候,他抽空来到粮站,找到周老头,递上一支烟,两人依?#19978;?#23567;时候在山寨里一样,无话不说。最后他对周老头说,我要离开区委到县委?#20064;?#21435;了,今后的工作更忙,现在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娇娇的婚事。你老周门路多,你就帮我物色一个吧,我女儿也像你女儿,只要人可靠,你看得过去,我也放心了。康书记从农村出来,也想找一个从农村出来的女婿,这样踏实点。

周老头把康书记的话记在心上。每当有年轻干部来购粮的时候,他都仔细观察,看有合适的,向康书记的女儿介绍。经过他观察,鹤山乡的干部陈家伟和九层坡小学教师郭志宇都不错。郭志宇和黄成依之前一起来购粮,周老头以为他们是一对恋人。刚好后来陈家伟一个人来购粮,在摆谈中他又流露出要调动的意思,周老头就认为这个小伙子再合适不过了。

那天接过陈家伟的香烟后,周老头在周末就来到县城康书记家。周老头一进门就对康书记说,老康,你?#24895;?#25105;办的事,已经有了眉目。鹤山乡党政办公室副主任陈家伟,我看跟我们娇?#23458;?#33324;配。刚巧康?#33433;?#20063;在家,她看了周老头一眼,说,周伯伯,您跟我爸?#20849;?#24515;什么?说着,脸上泛起红晕,转身走进房间里去了。周老头继续对康书记说,老康,那小伙子你见过吧?#38752;?#20070;记说,见过,有印象。

康书记在区委?#31508;?#35760;的时候,去过鹤山乡视察工作。乡党委书记、乡长陪同,陈家伟忙前忙后。小伙子机灵,会做事。按照乡党委书记的?#25165;牛?#21439;委?#31508;?#35760;视察,一路走村进寨,访贫问苦,小伙子都把事情办得妥妥当当,的确给留康书记留下了好印象。康书记还当着乡党委书记、乡长的夸陈家伟,像这样的小伙子?#27426;?#21834;,以后应该好好培养!之后不久,乡团代会召开,换届选举,陈家伟作为组织推荐的团委书记?#25628;。?#27491;式当选为乡团委书记。随后,乡党委将选举结果向区委汇报,康书记是知道这个情况的。后来康书记离开区委,下去鹤山乡的机会少了,慢慢也就淡忘了。今天周老头提到这个小伙子,他又记起来了。

康书记把这些?#38470;?#32473;周老头听后,?#25163;?#32769;头,小伙子有什么要求?周老头说,他想调出来,但乡党委书记、乡长不放人啊!康书记说,基层缺人,培养一个人不容易,我理解。周老头说,这样吧,你跟乡党委书记、乡长打个招呼,先把他借调到区里跟班学习,让他和娇娇交往,如果他们有缘分,再正式调出来。

陈家伟很快从乡里借调到共青团区委跟班学习,挂任团区委?#31508;?#35760;。陈家伟?#38393;?#32922;明,自己能调到区里,?#34892;?/a>有康书记在背后的运作,同时也?#34892;?#21608;老头的牵线搭桥。他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星期六休息,他准备?#35828;?#22909;烟好酒,并通过周老头在区里称上几斤肉,请周老头带他去?#34892;?#24247;书记。周老头很乐意带陈家伟去康书记家。他们从区里搭车来到县上,在康书记家住了一晚,陈家伟和康?#33433;?#22312;一起说了很多?#21834;?#31532;二天回去的时候,陈家伟带上康?#33433;?#19968;起回区里。临走时,康书记一再叮嘱,年轻人要互相学习,互相照顾,共同进步。

回到区里,陈家伟经常有事无事?#23478;?#21435;看望康?#33433;浚?#20182;们经常出双入对到县城开会,加上周老头经常在来买粮的干部中谈论,陈家伟就是他给康书记介绍的女婿,大家都知道了陈家伟和康?#33433;?#30340;恋爱关系。

郭志宇和黄成?#26469;?#20065;里来购粮,周老头有意把陈家伟和康?#33433;?#30340;关系告诉他们。郭志宇听到这个消息后很惊讶,陈家伟不是和黄成?#31726;?#22909;吗?怎么刚刚调进区里,环境变了,人心也变了。他很想去区里?#39029;?#23478;伟问问,替黄成依出口气。黄成依反而很平静,她知道她和陈家伟只是同事之间的关系,两个年轻人同时分配到乡里,难免让人产生想象,其实她和陈家伟根本不是一对。再说环境变了,人会都变的。陈家伟想离开鹤山乡,她也是知道的。要说一点没有留念,那也不是没有,她?#23618;?#25004;过和陈家伟在一起,共同在鹤山乡一起工作一起生活。但是人各有志,不能勉强。他想调出去,自己虽然谈不上支持,但也不能阻拦他。这样想着,黄成依心里反而很平静。她劝郭志宇不必为她担心了,还是回乡里去?#20254;?#21608;老头在一旁也劝说,你们也是很般配的一对啊,赶快回鹤山乡去吧,趁天色还早哩。

回来的路上,郭志宇载着黄成依,一路很少说?#21834;?#40644;成依?#37027;目?#22312;郭志宇的后面,眼泪流了出来,下车时眼睛红红的。

两年后,上级来了文件,要?#38750;?#24182;乡。区这一级行政机构不在了,但鹤山乡还在保留,还?#21916;?#20102;周边的两个小乡,并成一个大乡。区不在了,市场已经放开了,九层坡的群众可以抬粮到乡场上卖了,大家都不用到粮站买粮了,周老头也提前退休了。

?#38750;?#24182;乡后陈家伟到团县委任?#31508;?#35760;,康?#33433;?#21040;县林?#31291;?#24037;作,他们进县城后,二人很快结婚了。

黄成依还在鹤山乡,正式任乡计生办主任。郭志宇还在九层坡小学,老校长退休后他?#24433;?#24403;校长。大家都忙于各自的工作,只有每个寒暑假,他们到县城读函授班才有机会相聚。那时候大家都时兴搞学历提升,郭志宇邀黄成依一起报考成人大专函授学习。每当寒暑假到来,他们一起去县城参加集中学习。陈家伟和康?#33433;?#20063;来参加学习,?#32423;?#30456;遇,陈佳伟和康?#33433;?#31163;他们远远的,有点怕见到他们。黄成依远远的看见陈佳伟和康?#33433;?#30340;瞬间,突然觉得自己很孤单很无助,她很想靠近郭志宇,倚靠在他身旁。只有和他在一起才开心,她才暂时忘记了工作的繁忙和生活的烦恼。整整三年,他们相依相伴,共同完成大专函授学习。他们在一起无话不谈,这时郭志宇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才是要找的人。而九层坡的姑娘来弟,和他并没什么,只是在特定的环境遇到特定的人而已,于是他渐渐疏?#35835;?#20061;层坡的姑娘来弟。

又过几年年,随着计划生育政策的深入实施,一些村寨校点的生源?#27426;?#20943;少。为整合教育资源,上级教育部门下文件来,要调整校点布局。九层坡小学因为生源少,师资弱,被列为调整之?#23567;?/p>

那年秋天正值种油菜的时节,郭志宇待了整整七年的九层坡小学?#20961;?#21040;了鹤山乡中心学校。郭志宇和九层坡的学生,经过种油菜的田坎,沿着弯弯的山路一起来到乡中心学校寄宿。郭志宇任乡中心小学副校长。

郭志宇和黄成依都在乡里工作,二人都还没结婚。乡里热心的干部和老师很关心他们,大家就撮合他们结婚。他们之前彼此又有好?#26657;?#21152;上黄成依是干部,吃国家粮的,正好符合郭志宇父母的心意。于是在热心的乡干部和老师们的撮合下,郭志宇和黄成依二人正式结婚了。

消息传到九层坡,来弟哭了一场。她想,自己和郭志宇本来不是一路人,人家是吃国家粮的,我只是一个农民,我高?#20160;黄穡?#38590;道我就不嫁了。一气之下,她就?#22868;?#24537;忙的嫁到半山寨子去了。

大家知道这件事后,都骂郭志宇没良心。后来计划生育工作紧,黄成依作为计生办主任,又带领乡里的干部上九层坡去牵牛拉羊,更让九层坡的乡?#33258;购蕖?#20182;们把这些?#36141;?#37117;归集到郭志宇身上,郭志宇从此不敢再进九层坡去。

再后来,陈家伟在团县委由?#31508;?#35760;升任书记。几年后,当年想方设法离开鹤山乡的陈家伟,根据组织?#25165;牛?#30001;团县委书记转任鹤山乡党委?#31508;?#35760;、副乡长,建议为乡长候选人,不久,乡人代会召开,正式选举为乡长,几年后转任鹤山乡党委书记。命运?#33050;?#20154;,他又与留在鹤山乡的黄成依再次一起共事。

陈家伟任乡党委书记后,黄成依因为工作成绩突出,被组织推荐为副乡长候选人,之后被正式当选副乡长。郭志宇到乡中心学校当了两年副校长,之后任正校长,当选乡人大代表。郭志宇和黄成依生了一个女儿,一家人在乡里其乐融融。

陈家伟在鹤山乡主政多年,架桥修路,注重农业生产发展,调整产?#21040;?#26500;,规划旅游发展,政绩突出,之后?#19978;?#20826;委书记升任副县长。陈家伟任副县长后,黄成依调任县政府接待办主任。黄成依把家搬到县城。那时女儿刚好上初中,正好把女儿转到县城最好的中学重点班上学。

郭志宇仍然在鹤山乡中心学校当校长,周末才回县城一家团聚。这时乡里的风言风语四起,有人暗地里说,黄成依当上县政府接待办主任,是傍上了陈家?#21834;?#38472;家伟和黄成依年轻时本来是恋人,现在旧情复发。有的还说,还看见他们从宾馆出来。说得有模有样的。开头郭志宇是不相信的,但是有个周末,郭志宇看见黄成依醉酒被别人送回来,他很生气。之前黄成依是不喝酒的,再看她现在,穿着时髦了,打扮得比在乡里更洋气了,化了浓?#20445;?#25551;了眉,涂了口红,郭志宇感觉有点不认识她了。更有时候,黄成依整晚不回家,打电话不?#21360;?#37101;志宇感觉她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问她,她说是工作需要,没办法。从此郭志宇和黄成依有了隔?#25671;?#22909;在他们的女儿成绩好,在县里成绩拔尖,初中毕业后考进了市里的一中卓越班。郭志宇曾想和黄成依离婚,但想到女儿,怕女儿受到伤害,也就忍了。

陈家伟任满一届副县长后,调到市里一个部门任职,离开了县城。陈家伟调走后,黄成依也从接待办调出来,到县文广局任副科级干部。随着中央“八项规定”出台,黄成依回家了,现在她不敢醉酒,也不不归宿了。女儿很争气,考上了?#26412;?#19968;所双一流大学。郭志宇有气,但想到女儿,气也就消了。日子就这样过着。

“怎么就你一个人来,她没来?”

女?#35828;?#38382;话,打断了郭志宇的思绪,他从遥远的回忆中回过神来。

“没来。”他答。

之前女人带着孙子去买水喝,买玩具,现在回来了。因为会场上人多,怕孩子走失,已把孩子?#36710;?#32972;上。

“前年菜花节时,我看见她来的。陈家伟也来?#19981;?#20102;。他们是领导,我怕不认得我了,我不敢打招呼。”女人继续说。

?#29677;擰!?#37101;志宇显得有点尴尬。这时,他看看女人背在背上的孩子,转移话题问:“这小孩是你孙?#24433;桑俊?/p>

?#29677;牛?#25105;孙崽。他父母都打工去了,不到一岁就交给我。”

“老杨没来?”他问。

?#20843;?#25171;工去了,我小儿子去年才考上省里的?#23047;?#22823;学,读五年,要的是钱呢,不打工怎得行?”她答。这时女人又问:“你女儿也上大学了吧,在哪里读?”

“上了。在?#26412;?#35835;。”他答。

“你行啊,老郭。”

“行什么,你儿子也同样上大学啊!”

这时,大姐、二姐他们也到了。大家一看,不由而同地说:“这不是郭老师吗?一起去屋里坐坐!”

他说,不去了,你们去?#20254;?/p>

说着,看着他们沿着熙熙攘攘的花径向村子里走去。

2019年3月24日初稿

首发散文网:

油菜花开(小说)的评论 (共 1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
七乐彩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