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春秋恋》第二十五章

2019-03-27 11:42 作者:王之之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正月十五的深,人们都休息了。医院太平房里突然闹起鬼来,人们听见里过喊口令: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齐步走!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

值班的护士把闹鬼的事相相互转告,都来到太平房外偷听,但没有一个人?#21307;?#21435;。我起来小解时,就听她们议论:“谁胆大到里边一看算英雄好汉!”

我走到几个护士面前便问:“出了什么事?”

护士们就把‘闹鬼’的事告诉我。

我问:“太平房有还死人?”

护士们说:“有三个死尸。”( 文章阅读网:www.39620545.com )

我小时听老人说过:人死了停在厅间,猫蹬了死人的心,死人就跳起来了,只要打到他就再也站不起来了,这叫做诈尸,不过这种情况很少很少。太平房‘闹鬼’是不是这种情况?还不得而知,但死尸不会说话,这里大有文章。我想到这里便问:“那位同志有电筒?”

一位护士说:“值班室有两个,我去拿?”

她拿来电?#27493;?#32473;我,便问大家:“你们那位不怕‘鬼’?”

有位胆大的护士说:“我不怕,就是有点心跳?”

我商量的口气说:“我不怕鬼,世界上也没有鬼,不过,诈尸的故事我倒听说过。为了把所谓鬼的名堂搞清楚,请你们配合我打鬼好吗?”

护士长说:“我跟你去!”

几位护士看见护士长表态,也只好勉强跟着去。

?#21307;?#20195;大家:“别惊动病号休息,一个人准备一条木棍,如果诈尸把他打倒就是了,如是坏人更不能手软!”

护士们拿来木棍后,我再次交代:“?#36824;?#20986;什么事,也要沉着续静,绝对不能乱喊?#21307;校?#36991;免参生不良影响。”

我们蹑手蹑脚地向太平房摸去,恰巧老天爷不争气,下起牛毛细来,似乎是下的开始。深受难见五指的黑夜,又不能打电灯惊动坏人,给我们行动造成困难。正在摸索前进的时候,就听‘扑腾’一声,不知谁滑到了,“妈呀!哎呦的连声叫起来”接着,就听嗖嗖嗖,一条黑影从太平房逃出去,不一会就看见了。护士们被这突如其来的的怪影吓得目瞪口呆,而我也吓了一跳。看来,这条黑影腿上的功夫相当惊人!

护士长贴近我的耳朵说:“快点接近,防止意外?”

我点点头示意,但后边的几位护士好像发疟疾一样,直打哆嗦,也许是风细雨带来的寒潮有关。

我们和深夜摸敌人的碉堡一样继续搜索前进。当快到太平房时,两只电筒的光线直射到房里,人们注视着里面的一?#23567;?/p>

当我们把电筒光线移到右边时,发现三个男士靠着墙站着排成一?#23567;?#21482;听“哎呀!”一声,一位护士摔倒地上。?#22812;?#19981;了后边的,猛用木棍捅一下死尸,动也?#27426;?#36825;才放了心。几位护士都看见了现场,除了死尸为什么站起来外,均未发现其它疑点。人们擦去头上的冷汗,结束了一场虚惊。

人们把吓晕的护士抬进急救室,经过会诊确认是胆破裂,经过抢救,总算挽救了生命

?#19968;?#21040;房里后,已是凌晨五点多钟了,她娘俩已经起?#30149;?#38634;梅挑逗性的问我:“你半夜三更到那里寻花问柳?”

“我去夜探梅花沟?”

妈妈笑着说:“我们知道出事了,但不知出了什么事闹了半夜?”

我把晚上起来小解?#22836;?#29983;闹鬼的事说了一遍,她俩感到离奇!妈妈说:“?#19968;?#20102;五十多岁,还没听说有这样的怪事。”

我们正在闲谈的时候,老院长进来问:“昨夜发生的怪事,你能判断问题的所以然吗?”

“我对这?#25105;?#22806;事件感到突然,估计有俩种可能:一是坏人乘正月十五的节日进行破坏活动,制造封建迷?#29275;?#33945;蔽群众。二是猜不透的谜:三个死尸为什么能站起来?虽然是有人扶起来?所?#38498;?#31435;正、稍息......一二一,如果是坏人,决不会公开暴漏自己?但从太平房跑出的黑影看,这个人练就一身轻功夫。”

老院长点点头:?#29677;牛?#20320;的分析有道理,干这种事的人,既不是好人,也不是坏人,如你所说:坏人不会公开暴露自己,但好人也不会干这种令人遗憾的事,真?#22235;?#31563;!”

雪梅分析后说:“我们思想上还?#21069;?#22351;人捣乱的成?#27490;?#35745;多一点。医院本身人员也要考虑,有否可能??#26434;?#26152;夜的事不要声张出去,已经知道的人,要保密,医院?#20599;?#27809;这回事,注意观察动态。”

老院长不停地摸着头:?#25226;?#26757;说得也有道理,事不宜迟,我要回去布置。”

早?#20572;?#22920;妈从食?#20040;?#26469;豆浆、果子(油条),事不宜迟,我一边吃一过打瞌睡。她老人家摧我快吃:“看你困的这个样子,吃完后快睡一觉。”

雪梅冲着我笑笑说:“?#19968;?#20197;为谁家的风流女把你勾引去了,闹了半夜还是做好事。”

“我有你这样美貌?#31361;?#30340;夫人在我身旁,就是天上仙女下凡也打动不了我的心。”

“很难说,如果遇到那种?#19968;?#22993;娘,叫两声郎君,你的可能软了。”

妈妈责备雪梅说:“他昨晚没睡好,你还逗人家,快叫弟弟睡一会吧。”

“我看弟弟不困,说话挺有精神。”

“你陪着我说话,就不困了。”

“别?#30701;?#20102;,快去睡吧!”妈妈摧我睡。

也不知睡了多长时间,找开睡眼一看表,方知是下午一点多了。起床后见她娘俩都睡了,使习惯地鲇地吃完午饭,顺便摸摸雪梅的手,反被她抓住了我,才知她是假睡,但妈妈已打起鼾声来,我坐在雪梅的床前陪着她,不一会也瞅着了。

事有凑巧,死尸的主人,由于白天下雪,没来医院领尸,给我们抓坏人提供一个机会。

我和雪梅、医护人员埋伏在房两侧的角落里,十二点多,见一条大汉蹦蹦跳跳地向这边走来。他大摇大摆地推开太平房的门进去,照样喊着“立正!稍息!向右看齐!.........”

由于找开了开关,处处的电灯光线,人们对太平房里看得一清二楚。这时大家手里的木棍攥得紧紧的,我大喊一声:“什么人?”

大汉一听就往外窜,正好和雪?#25918;?#20010;面对面,双眼直直看着雪梅(他受惊时已出了一身冷汗,头脑受到反激精神大振。),上前搂住:“梅,我可能找到你了!”人们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老院长走过来说:“他是精神病科的,上个月办理住院?#20013;?#29616;在看来他的精神基本正常,你们不要干扰他!”

雪梅莫名其妙地说:“我不是冬梅,叫李雪梅?”

大汉仔细一听,听口音是唐山那边人,看上去嘴有点小,皮肤雪白,看着看着“哇”的一声哭了,接着吐了很多白色的粘液,便问老院长:“我在什么地方?”

院长回答:“你住在陆军医院!”

“我要回连队去!”大汉要求说。

“一起行动听指挥,病好后会?#24515;?#21435;的。”老院长命令式的说。

“我现在住在哪里?”大汉说。

老院长指着护士长说:“你带他回病房!”

大汉走后,老院长对大家说:“这位大汉是天津市武清县人,叫吴国?#29275;?#22235;七年参军,今年刚提升副连长。参军前和本村一位叫姜冬梅的姑娘恋,解放后两个人经常通?#29275;?#22899;方也很喜欢他。去年冬?#25151;?#19978;天津一间卫生学校,不知什么原因不给老吴通信了,而且谁也不知道她的地址,甚?#20102;?#30340;家里人也不知?#32769;?#32454;地址。这?#36824;?#23064;和雪梅的面貌很相似,所?#38405;?#20301;大汉误认为雪梅就是他的未婚妻。元旦前,吴国信请假回家,找遍了天津的卫生学校,?#27425;?#35265;到他那未婚妻的踪迹,经过朝思暮想,发展到精神错乱,他的所在部队获悉后,于上个月送进咱们医院。我想,坏事可能变成好事,他在太平间闹鬼,是件坏事,对医院影响不好?#22351;?#20182;见了雪梅后,身上出了一阵冷汗,头脑开?#35760;?#37266;,误认为雪梅是他的未婚妻。当听到雪梅的?#26434;?#34892;动不像他的情人时,知道自己错了,更伤心落泪,吐出长期淤积在胸腔里的黏痰,进而促进了他的正常精神状态,这就变成了好事。”

第二天早饭后,我们娘仨坐在床上,雪梅似哭?#24378;蓿?#20284;笑?#20999;?#22320;坐在那里闷闷不乐,自言?#26434;?#22320;说:“真倒霉,缺德的事都叫我碰上!”

“谁?#24515;?#38271;得漂亮。”我取笑她。

“别胡说,人家老院长明明?#30340;?#22823;汉的未婚妻和?#39029;?#24471;差?#27426;?#19968;样,和漂亮有什么关系?”

“和漂亮没关系,人家为什么搂你?”

“他不这样做,?#19968;?#19981;倒霉呢?”

“人家爱你,亲亲,搂搂有啥关系,你也没少什么东西,不算什么。”

“当你的面和你老婆耍流氓,还不算什么?”

“人家有精神病,应该体谅吗?”

“当着那么多人侮辱我,总觉得太难看了。”

我劝告她:“有理智的人不和愚蠢的人争执,有学识的人不和无知的人争执,胸有成竹的人不和鲁莽的人执气,他是个精神失常的人,你生他的气不是等于对牛弹琴吗?”

雪梅松弛了柳叶眉写的眼睛说:“和?#35748;?#30340;妈妈,温文尔雅的弟弟在一起生活,再也不生气了,今后遇到什么刺激问题,情绪再不激动了,尽量三思而后?#23567;!?/p>

这时,就见昨晚闹鬼的大汉进来说:?#25226;?#26757;同志,我昨晚在众人面前出了丑,很对不起你,特向你赔礼道歉,请原谅吧。”

雪梅是个刚柔相济的棉花心,见人家登门拜访,这样客气,心里早软了三分,便说:“你开始神经不正常,又不是有意的,不算什么。”

“说心里话,我那未婚妻和你长得一个摸样,就是嘴大一点,脸蛋黑一点,晚上很难?#30452;?#20986;来,我这样?#30340;?#20204;可别见笑。”那大汉不好意思地说了心里话。

妈妈说:“模样差?#27426;?#30340;人常有,认错了人的事也常有,把话说开就算了。我希望你把心放宽些,年?#31361;?#19981;大,如意的对象是可以找到的,何必那样?#22235;?#31563;?”

大汉点点头示意,并把昨天晚上老院长和他谈心的事说给我们听:“老院长昨天晚上和我谈了很久,说什么闹鬼的事,我全然不知,感到好笑。他老人?#21307;?#20102;很多道理令我心服口服,今后再不想过去的事了。过几天我准备出院,特来赔不是,请老妈妈指点。”

妈妈说:“ 这样好,?#20945;?#32769;院长的指示办吧。”

首发散文网:

《春秋恋》第二十五章的评论 (共 7 条)

  • 淡了红颜
  • 心静如水
  • 雪儿
  • 漫舞洛城
  • 听雨轩儿
  • 草木白雪
    草木白雪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
  • 豫原

    豫原豫原?#21898;?#35835;佳作。内容生动,人物刻化形象,有个性。点赞,推荐阅读。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
七乐彩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