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散文網 會員登陸 & 注冊

《鄧妮兒》小說原創

2018-09-24 20:01 作者:冰川臘梅  | 9條評論 相關文章 | 我要投稿

第一章節

省刑偵總隊警花汪嫚華接到緊急出警命令,E市郊有女人裝神弄鬼搞封建迷信活動,當地派出所也被毒害,不良影響有向外省擴大之勢,特調她這個刑偵碩士畢業論文選題;《如何解決現實農村的封建迷信問題》,被作為經典在公安系統學習,被譽為“半仙殺手”,破了不少神棍巫婆妖功的專家前往,可見廳領導的重視。

這次是E市公安局專管刑偵的孫副局長帶隊,等她連趕到E市××派出所,已是上午7點多。E市孫局和派出所負責人都在會議室,等待她這個專家的到來。她看見眼睛布滿血絲的鄭所長正在介紹情況:

……名叫鄧妮兒,20歲,女,職業是商場營業員,來鄉下哥嫂家度周未,口渴想喝水,去廚房水缸舀水喝,發現木水瓢會在手上動,似有靈性。有老人說這是傳說中的瓢神,于是傳開來,大家都涌進他哥家瞧稀奇。我聽到消息后也去了現場,大家只是好奇測試瓢神的靈性,當事人鄧妮兒挺單純的一個小姑娘,沒有宣揚什么,也沒有謀利的意圖,我覺得就是魔術表演,不屬違法犯罪……

副所長反駁:

凡是違反科學常識的行為,我們就要堅決制止!裝神弄鬼就是在抵毀我黨的唯物主義原則,抵毀社會主義的立國之本……( 文章閱讀網:www.39620545.com )

派出所副所長叫胡義,他是E市特警支隊調來充實基層的干部,是孫副局長的老部下,被認為是來接所長班的培養對象。他嗅到此事的政治意味,可以追究所長的不作為,造成不良影響擴散失控的責任。于是越過分局,直接向市局孫副局長反映情況。孫局長也感覺是件輕松出政績的機會,僅憑黨性原則和政治正確,就可以立功獲獎勵。于是決定親自帶人來處理這起封建迷信案。

所長的態度與外理方法顯然令孫局長不悅,他眉頭緊皺,嚴肅地表態:

堅持唯物主義科學世界觀,反對封建迷信,是一個大事大非問題,維穩時期,這種妖言惑眾者,會造成群眾信仰迷失,懷疑社會制度的科學優越性!我們應該堅決打擊,不能手軟。我得表揚胡義警官的政治覺悟與執法素質,及時去現場制止擾亂社會秩序的不法活動,驅散被蒙蔽的群眾以及屋外幾百圍觀人員,保護現場,體現較強的危機管控意識和行動力!為我們學者專家親臨現場調查處理,贏得了時間

省廳派來了專家,心理學者來現場,就是要用科學和法制對付封建迷信,一舉打掉這個嚴重擾亂社會風氣和治安的事件,再立新功!

第二章節

鄧家兄妹五個,鄧妮兒是么妹,商校畢業即在市商場做營業員。周末喜歡回鄉下老家,跟哥嫂在一起。因為哥家用水是山泉,且在水缸加了藥材管仲,甜甜的,喝生水不會鬧肚子,養生。她回家口渴了,直接走進廚房,當她伸手抓起水缸蓋上的木瓢,木瓢竟在她手中轉動起來!以為沒拿穩,她就使勁抓住水瓢,可根本不管用,它正轉反轉,似有靈性!

發現不對勁,嚇得丟下水瓢往屋外跑,邊跑邊喊,有鬼!鬧鬼了,哥哥你們快回來呀,木瓢會自己動!嚇死我了!

在菜地勞作的哥嫂,眾鄰居,被她這一驚一乍的尖叫吸引,一起跑過來……

我想喝水,可拿起木瓢,它自己動起來,像活了,瓢把朝著我上下動,像點頭打招呼,還左轉右轉的……

鄰居老婆婆問;我小時候就聽老人講故事說,有瓢神,不會說話,但可以在面粉上寫字,特靈!

瓢神?它真是……我怎么都握不住……

鄰居老婆婆了解鄧家么女是個實誠的女孩,不會說慌,認定是真遇見瓢神了,禁不住驚呼:不得了呀!這是瓢神找上么姑來了,在我小時候就聽說過瓢神很靈,今么姑能遇上,可是祖上八輩子積的德!……

大家都很好奇,異口同聲地議論起來;不定真遇到瓢神了!不怕,我們陪妳一起看看,木瓢是不是還會動?

鄧妮兒在哥嫂左右簇擁下,走進廚房,不敢握瓢把,小心亦亦地雙手捧起木水瓢。水瓢真動起來,瓢把上下直點直點,像是在向大家點頭打招呼!

現場的人都被嚇著了,木瞪口呆。只有鄰居婆婆清醒,叫哥拿面粉來鋪在桌子上,讓妮兒把水瓢雙手端上,瓢把頭就寫起字來,極快,一恍而就;

我是瓢神。

當人們伸頭看清這四個字,可把所有人的好奇心都引爆了。

鄰居婆婆大著膽子問:你從哪來的呀?

瓢神寫出;我從臺灣來的。

鄧妮兒問:為什么來我哥家呢?

瓢神說:我是妳大媽。

鄧妮兒的爸明明是獨生子,哪來個大媽?鄧妮兒反駁說:不對,我沒大媽,你說慌。

瓢神說:爺爺收養了三個孤兒,妳爸是獨生子,家里一共就有了四個兒子.民國××那年年小不懂事,記不得收養大哥被抓壯丁當兵,去了臺灣。后來在臺灣成家娶了我,我就是妳大媽,是掉鍋爐燒死的!

讀到此,把現場的人嚇的驚呼起來,沒過一會兒,那瓢開始猛地搖晃,妮兒雙手端不住了,竟掉在地上,撿起瓢接著問:怎么掉了呀?

想起死,太悲傷了!

大家都跟著心情沉重,面面相覷,有個不信邪出了名的男鄰居問:

你說你是瓢神,那我問你,你說對了我就信你,說錯了那就證明這個小么姑妮兒在這裝神弄鬼!

大家七嘴八舌催著快問,都想看看是真還是假?

那個男人說:我家有幾頭豬呀?

瓢神寫出個一字,大家都感覺不對頭,他一大家子人,怎么可能養一頭豬呢?每家每戶最低也是養兩頭。男人舉雙臂,以示安靜,繼續問:

那這豬有多重呀?

瓢神:二十二斤。

二十二斤,一稱不就知道真話瞎話?幾個男人一起去找稱核實了。過了會,回來的人證實;22斤,不多不少。

第三章節

事實證明不是妮兒搗鬼,她一客人,不可能知道別人家的狀況,就連她哥嫂也不知道,大家都交頭接耳起來,稱看見真神了。可偏偏就有一個叫陳天真的女漢子不信邪,她嚷嚷:

我天地良心都不信,更不相信什么狗屁瓢神,魔術都是騙人的鬼把戲,我勸大家快點各回各家,宣傳封建迷信沒什么好果子吃!

莫對神不敬,會遭報應的!

誰咒老娘?老娘就不怕報應!我家有兩頭豬,那就報應吧!看能把我的豬怎么樣?陳天真是惹不得的女漢子,她什么都不信,什么都不怕,包括思想主義法律法規,要讓認得的人都怕她而讓著她,是她不吃虧的人生信條。

鄧妮兒感覺瓢太重,手臂都酸得不行,嚷著要放下木瓢休息。大家看到她手臂真的腫了,齊聲同意讓么姑放下木瓢休息,相約晚上再來看稀奇。

人們干完活,回家吃過晚飯,傍晚,消息傳來,陳天真家的豬真出事了,兩頭過百斤的豬中午、晚上都不吃食,急著找獸醫去了……

這瓢神顯靈的事,一傳十十傳百,到晚上,鄧家屋里屋外,人山人海,門都快擠破了。其中有一件更神奇,鎮中學一位女老師求姻緣,瓢神不理不采,不動了。那女老師就求鄧妮兒,妳幫我問問好不好,鄧妮兒也覺得奇怪,別人問都寫,為什么不理女老師?鄧妮兒欲張口問,但見瓢神突然抬起瓢把子,揚起來了,朝向女老師。圍觀的人插言:看,瓢神在思考問題呢,一會就會給你寫了,果然,瓢神恢復原狀,瓢把子動了,寫了三個字,讓所有人都默不作聲了,那一刻,地上掉個針都能聽到。

女流氓。

天哪,鄧妮兒想,麻煩了,這可不得了,這讓老師怎么做人喲,女兒家的名聲要緊。

那個女老師默默地離開了,她的同事透露,瓢神沒錯,她跟有婦之夫打胎了,換了好多個男人,至今還沒成家。此話一說,好幾個人離開了,可能不敢問瓢神了,怕瓢神說出他們的隱私。

正當人們有求必應地與鄧妮兒雙手捧著的瓢神交流之時,一陣騷動,人們相互通報說派出所來人了。有膽小的人急忙往屋外擠,也有不怕事的繼續爭先恐后地逗瓢神回答,對著面粉上顯現的文字著迷。

這時有警察擠進了室內,大聲吆喝:都散了,鄉親們,都快出去,回家,聚眾宣傳封建迷信是違法行為!大家趕快散了……

經警察出面干涉,鄧家終于安靜了,一家人關起門來研究起瓢神來。

瓢神說是鄧妮兒死去的臺灣大媽,這事可是從來沒聽說過。開始求證,爸爸說話謹慎,哥哥便打電話問媽媽,爺爺有沒有大兒子被抓壯丁去臺灣這回事,鄧媽媽說有,她嫁過鄧家來,聽爺爺奶奶偷偷提起過有兒子在臺灣,政治污點,當初戶口登記和家庭成員登記,都沒敢提及還有一個國民黨當兵的大兒子。也以為打仗死戰場了,活著的機會少,索性只當沒這個大兒子。

這樣說來,瓢神真是大媽的靈魂附身顯靈了!哥哥驚呼。

鄧妮兒更是嚇的不行,想想就怕,問哥嫂:我是不是被靈魂附體?

話一出口,本來就驚靈未定的哥哥嫂嫂都發起抖來,嫂嫂快人快語:都別說了,快睡覺吧,睡一覺,太陽一出,幸許就一場惡,醒了就沒事了。

哥哥:小妹你明天早上就回去上班吧,就當這事沒有發生過。木瓢鎖到箱子里收藏起來,我明天去買一個塑料水瓢,早應該換了。

第四章節

第二天天剛亮,聽到有人在遠處喊;陳天珍家的兩頭豬今早都死了,獸醫也沒看好,獸醫說豬是發燒死的豬肉都不能吃,正在挖坑,要深埋呢,遭報應啦!

緊接著傳來警察的呵斥聲。

鄧妮兒一夜沒睡著的哥哥聽得明白,知道噩夢遠沒過去,家被警察圍著,意味著大難降臨。鄧家祖祖輩輩都是文人儒商,到這輩也都是本份人,從沒進過派出所。

孫局長一行,由屈所長和村書記帶隊,來到鄧家,鄧妮兒的哥在客廳站起來迎接,點頭哈腰,誠惶誠恐地說:我們家妮兒還在樓上睡覺,是不是現在就去叫醒她,跟你們走?

我們就是來了解情況,這事都鬧得滿誠風云的,我們局長不得不在萬忙中過來關心一下,請來兩位專家老師,跟你妹談一談,落實一些情況,就在你家。所長和氣地回答,安撫意味明顯。

孫局長是個雷厲風行的老刑偵,他的口頭禪就是;思想工作是政工干部的事,刑偵干警就是排除一切干擾破案,分秒必爭,目標正確,從不拘泥于手段。

鄧妮兒哥轉身上樓去叫妹,汪警官隨后跟上,她要第一時間觀察當事人的心理反應。

鄧妮兒聽到哥的腳步聲,已經起身坐在床沿上。門開處進來一個穿警服的女警官,揉了把眼睛,一下子手腳并用的穿衣下了地,心想,不會是來抓自己去坐牢吧?還沒等她開口,女警官先說話:妳就是鄧妮兒吧?別緊張,我們就是來見證瓢神的真假,看是不是真的能回答問題,并且什么都知道。

鄧妮兒沒說話,她也不知道一覺醒來,木瓢還能不能顯靈。

孫局長上下打量了蓬頭詬面的小姑娘,心里有審訊的方案。對她哥哥說:給你妹妹10分鐘洗臉吃點東西的時間,然后聽我問話,回答問題。

剛一放碗,公安局的局長鐵青著臉走來,眉頭緊皺,把槍拿出來了,往桌子上拍的一聲,妳得老實交代!你們一家搞得風聲不小呢,全縣都知道紅星大隊來了個瓢神,如果你們是裝神弄鬼,那可是要坐牢的!孫局這一招,多少被審訊的人都被嚇得魂飛魄散,但眼前這小姑娘不為所動。

聽說昨天是妳拿瓢寫的字呀,是不是妳自己寫的?覺得好玩?是這樣呀我不怪妳,年輕人嘛,開個玩笑沒什么不可以。

我不是開玩笑,也沒有騙人!

是嗎?就是說;木瓢真的能寫字啰?

真的能寫,我也不知道為什么。

那好,妳就寫字給我們看看,行么?行。

好。妳左手能寫字嗎?不會。

今不讓你一個人拿瓢,妳跟這位女警官倆人都用左手,一人端半邊,由我提問,看能不能寫,這樣可以撇清作弊嫌疑,證明妳清白。你答錯了,那可是要吃牢飯的。

鄧妮兒內心很平靜,她不用證明自己清白,事情該怎樣,就怎樣,即便去坐牢。

她和女警官都出左手平端起木水瓢,正眼看著孫局長,等他提問。

拿頭套來,給她倆都套上。

所長急忙拿來黑布頭套,給她倆戴上。

第五章節

孫局長大聲招呼,把門給我關上。有人回答;孫局,門關好了。

局長桌子一拍,說:說!我們這屋子來了多少人?其實局長也沒清點人數,都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屋子里。

木瓢動起來,18個。桌上清晰地留下筆跡,個字是繁體字、個。

給我清點一下,究竟多少人?局長下令。

縣公安和區人民政府,紅星大隊干部一幫人站客廳走廊,經所長清點,果然是18人,一個不多一個不少。

局長嘴里不服再次威脅她們說:到底多少人,這時瓢神寫17人,公安局的局長拿起槍說:瞎說一槍崩掉妳!把個全場子的人嚇的瑟瑟發抖,全場 一片寂靜,剛剛還18人,不到一分鐘就說17人這怎么可能?

鄧妮兒也心里一緊,念叨,瓢神呀,你可別坑我呀,搞準了寫,要不會害我坐牢的。這時人群中有人給局長說:報告孫局,我數了數真的只有17人,這就怪了,都一個個數,結果真就17人。

局長厲聲喊:給我一個個點名數!

正數著,婦女主任走進來,對不起,我一緊張就想撒尿,剛才數完數就去了茅房一下。哄的一聲,大家都笑了。

局長說:給她倆把頭套取下來,珍妮慢慢睜開眼,瞧見局長眼眸放亮,正半信半疑地看著自己,敢忙低下頭。

局長說:這里可不是你胡鬧的地方,念你年紀小,你也不是這村里人,你快離開這里吧。如果再有人來求瓢神,那就不放過你了。鄧妮兒來不及思索,連忙點頭答應。

但汪警官總覺得哪里不對,看一眼心理分析專家,也是滿腹狐疑。便揮手說:慢,我們還有問題要請教?

汪嫚華拿起水瓢仔細翻看,端詳,沒什么特別的地方,不就是一把木紋清晰的普通水瓢嘛,怎么就會產生靈性寫字呢?同時在內心緊急思索著不可模仿、不可復制而深刻的提問,隨手將木瓢遞給鄧妮兒。

木瓢瞬間舞動,在面粉桌上留下一行字:

妳想知道男朋友是什么人?

汪警官大驚失色!這正是她壓在心頭,喘不過氣來的心病!

原來,至從她進入刑偵總隊工作,一個自稱國安局特工的神秘男孩,狂追了她三年,每次見面,都有世界名牌相送;路易威登香水、LV各種包,雙肩,手提,每款都在2萬元以上。香奈爾時裝,香水,珠寶,也是件件上萬。歐米茄腕表,鑲鉆,26萬!

重點是都沒有正式包裝和購物發票!跟其行色匆匆、神經質的解釋是,工作壓力太大,行蹤絕對無痕的特工本質所限,身不由己。花錢如流水,極盡奢侈墮落,每次相聚幾天,他都表現出生離死別的絕望,恨不得鉆進自己的身體永不出來!

長期以往,總覺得不對勁,將信將疑。

汪嫚華盯著木瓢,無聲地問:他是誰?

名汪洋是大盜!

首發散文網:http://www.39620545.com/novel/vknsskqf.html

《鄧妮兒》小說原創的評論 (共 9 條)

分享到微博請遵守國家法律
七乐彩开奖结果查询